凶手是相处几十年的邻居(20年的悬案终于破了!凶手竟是邻居眼中的好丈夫)

2022年4月17日07:18:09凶手是相处几十年的邻居(20年的悬案终于破了!凶手竟是邻居眼中的好丈夫)已关闭评论

两个黑色的垃圾袋,外面是盘旋的苍蝇,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警察捂着鼻子走近,用工具解开塑料袋口。当看清内里的那一刻,现场众人都面面相觑,因为那肉块从外形来看,分明不像是猪羊等别的动物,反倒像人被分解掉的躯体四肢。

这就是发生在2009年的2月的南宁碎尸案,警方第一次发现尸体时的骇人一幕。

几天之前,南宁市阳光新城小区内有三姐妹离奇失踪,无论如何搜索都找不到下落。直到16日这天,两个农民工偶然经过该小区,闻到远远飘来的腐臭味,发现了两个装肉块的塑料袋,果断选择了报警,这才有了开头的场面。

人命关天,警方立即采取行动,对案子进行调查。随后陆续又发现了7个同样的黑色塑料袋。法医把散乱的肉块拼接在一起,大致还原出完整的尸首,并进行DNA比对。果不其然,这就是那失踪的覃家三姐妹。

不寒而栗!一次性杀三个人,还杀人分尸,究竟是有多凶残的人才能做到?警方人员看着报告单皆眉头紧锁,对案情高度重视,随即着手侦察。而经过一番缜密的排查,很快他们有了结果,将嫌疑人的身份锁定在了一个年轻人身上。

兰新城

这个人就是三姐妹的对门邻居兰新城。他一连扛住了警方8次审讯,8次都镇定自若,几乎没有破绽。一直到后来警方掌握到了关键证据,他才露出马脚。

离奇失踪

覃家三姐妹的失踪,是在2009年的2月11日。

这一天上午,出差在外的覃家大姐覃巧梅突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你现在在哪里?你那几个妹妹在你旁边吗?”

“当然不在啊,我出差在外地呢?怎么了?她们不是应该待在你那边吗?”

“哎呀,不在不在。我打电话过去她们都没人接!”

没人接?覃巧梅皱起了眉头。以她对自己三个妹妹的了解,她们几乎是机不离手的,基本不会出现不接电话的可能性。

覃家三姐妹

“会不会是她们正在睡觉或是忙什么事,你再多打几个电话试试?”

“我都已经打过3个电话了!”

覃巧梅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难道是出什么意外了?她心里不安地想道。在挂断电话后,当即去车站买了回程的火车票,连夜赶回南宁

抵达南宁后,覃父告诉她,前一天晚上,他还和三姐妹在一起吃饭。

三姐妹一起开了家服装店,这些天正在装修,本来打算带覃父今天上午去看的,可是过了约定好的早上9点,覃父也没能看见三姐妹前来接自己的身影。

覃父有些担心,给三姐妹打电话,然而奇怪的是,无论怎么拨,话筒里传来的始终都是“无人接听”

听完父亲的叙述,覃巧梅也很忧虑。眼下既然打电话联系不上,那便亲自去看看。

两人做下决定,便一道直奔覃家三姐妹在阳光新城小区内的住宅。

覃父没有钥匙,覃巧梅有。她打开了房屋门,入目是摆放整齐的家具,嗅嗅鼻子也闻不到异样的气味,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很正常。

覃巧梅走进了卫生间,这时她发现了不对劲之处,洗衣机里还浸泡着衣服,已经洗过但没有取出,甚至没有甩干。又走进了卧室里,三姐妹的手机都在,电量也还足,唯独不见人。

三个大活人,怎么凭空消失了?戛然而止的房屋状态,让覃父与覃巧梅都深为忧虑,他们对视一眼,不解的同时又都不敢再多想下去,无奈之余只好选择报警。

警方前来调查,先是看了看屋子,没发现异常情况。又问了问住在对门709室的兰新城,但兰新城也表现得与常人无异,称自己毫不知情。

兰新城

不同于今天城市里遍地是监控,可以让犯罪无所遁形的局面,09年那会儿,监控摄像头这类的东西,大多数时候都只在一些比较重要的场所才有。

房屋没有乱象,邻居说不知情,额外的目击者或监控视频也没有,三个大活人好端端就人间蒸发了,无论警方还是覃父覃巧梅都是不相信的。可眼下什么线索都没有,实在无从查起。

于是,从11日到15日,失踪案在附近传得沸沸扬扬,实质性的进展却没有。

就这样到了16日这天,清晨,警方接到了两个农民工打来的电话。

深入调查

“我们想要报案,我俩在这个阳光新城小区吧,看到了个塑料袋,可臭啦,刚打开了瞧了一下,好像是装着肉,但看起来不像是猪肉什么的……反正怪瘆人的,你们警察赶紧过来看一下……”

装着不知名肉类的黑色塑料袋,再结合前几天刚失踪的三姐妹,接到报案的警察,顿时便想到了“抛尸”这个词。

抛尸地点

警方赶紧派人赶去现场,于满是恶臭的污浊空气中用工具打捞起了塑料袋,随后经过法医鉴定,果不其然,袋子里装的尸块,正是失踪的覃家三姐妹被凶手分解的尸体。

得知三姐妹被杀害,连尸体都不完全。当天下午,尽管心中已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噩耗来得突然,还是超出了覃家人的预料。覃巧梅抱头痛哭,覃父则直接昏了过去。

对于他们而言,三个前阵子还见面的亲人,现在已不声不响地离开,甚至没能留个全尸,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

覃父

而在警方那里,失踪案变成了杀人分尸案,且一次就是三条人命,他们震惊之余,也高度重视,成立了专案组,对案子进行详细调查。

不过,茫茫人海,要找到凶手又谈何容易呢?缺乏必要线索,想要找到凶手无疑于大海捞针。

警方决定采用逐一排查的办法,本着就近原则,先找到了三姐妹的邻居兰新城。

兰新城

“前段时间,覃家失踪的三姐妹被人杀害分尸了,抛尸地点正在小区后山,这件事情你知道吧?”

“知道,外面都在传呢,我也很震惊,起初还不敢相信。”

“嗯……既然这样,我们想问你一下,2月10号那天晚上,你住在她们家对面,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好像没有”,兰新城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天晚上我很早就洗漱完休息了,半夜也没起床,直接一觉睡到了天亮。”

“真的没有?没有听到什么异样的动静……”

兰新城

“没有。”兰新城再次摇了摇头,又说道:“警官,我这样讲吧,虽然我们是邻居,但平时基本没啥交集。这栋楼里大家都来自五湖四海,也就平日遇到时会点头问候。她们具体和哪些人有交往,有没有什么过节之类的,我其实都不清楚。”

兰新城的态度很诚恳,说的话也与大楼里其他住户大同小异。警察简单问了几句之后,没发现有不对劲之处,只如实作好记录,便离开了。而以这种方式,警方连续排查了近千人,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案子一时间陷入了僵局,具体情况被传到网上后,引起了一阵热议。这时,一个名叫“割楠”的网友的发言,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天网恢恢

“最近有很多人都猜测说,以凶手杀人分尸抛尸的熟练做法,说不定是团伙作案,但我觉得不太可能。团伙作案,参与的人多,不会一点儿痕迹都没有。所以就我个人推断,这或许是熟人所为。

现在的种种线索都不明了,但至少可以判断,凶手对这遇难的三姐妹,乃至这个小区都很熟悉……有绝大概率住在同一个小区内,甚至是同一栋楼,同一个楼层。”

这条评论在论坛热度最高,给一筹莫展的警方带来了新思路。循着此迹,他们再度把重点目光转向至了三姐妹周边人身上,尤其是同一栋楼里的住户。挨着三姐妹居住的兰新城,自然而然成了重点关照的对象。

起初的时候,兰新城表现得并无多少异常,警方对他的怀疑也不深。毕竟,他一个才刚毕业两年的大学生,一次杀三个人并分尸,还能镇定自若地面对警察,这心理素质该有多高?

然而反复排查问询过后,警方发现了疑点。

兰新城被审讯

大楼里,别的住户面对警方的调查,往往都是知无不言,竭力试图提供线索以证明澄清自己、帮助破案。唯有兰新城,每次接受审讯,虽然态度从容,可除了第一次说得较多外,后来几次话都很少,似乎是怕言多必失。

可是他越镇定,警方就越怀疑。但苦于没有证据,再怀疑也无可奈何。

就这样,前后累计整整8次审讯,兰新城都表现得不露破绽,一次还不满地质问警察:“你说你们不好好查案,成天传唤我算什么一回事,非逮着我问不可?”

兰新城依然表现出无辜的样子,甚至理直气壮。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这十几天时间的斡旋里,警方已于暗中悄悄拿到了一个关键证据。

兰新城

“这个笔筒,你认识吧?”

兰新城看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慌乱,却很快恢复,摇头道:“不认识。”

似是觉得这样说太假,他马上又改口:“认识,这是我以前学校的东西,怎么了?”

警察微微一笑:“认识就行。这东西是我们在尸体袋子里发现的,我去问过,南宁职业技术学院,你以前就读的是这所学校。里边人告诉我,学校里每人都会有这个笔筒。”

兰新城闻言也笑了,“我都毕业两年了,这东西早不知扔哪儿去了。再说,你刚才也讲,学校每人都有一个,我们学校人那么多,你怎么就单单怀疑我呢?”

“行了,别嘴硬了。笔筒做证据还不够的话,那这个呢?”警察说着,抛出了一纸证明。

兰新城

“这是在你家浴室里发现的毛发、碎皮,还有你家下水道里、一块没被冲走的肉,我们已经检测过了,就是覃家三姐妹的DNA。你还想狡辩吗?”

原来,连续数次的传唤,警方不仅希望从言语中找到兰新城的破绽,也趁机进入他家搜寻,看能否搜查到有用的线索或证据。现在,铁证如山,不怕兰新城再否认了。

自知百口莫辩,兰新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旋即浑身颤抖,捂着脸便痛哭了起来。

水落石出

兰新城为何要杀人呢?在他随后哽咽的叙述中,警方得知了事情全部的真相及来龙去脉。

事实上,兰新城踏上不归路,来自于他自身经历的不幸。

兰新城出身于一个小康之家,父亲是当地干部。但兰新城小时候并无过人聪慧,望子成龙的父亲因而从小对他相当失望。

兰新城

兰父奉行的是棍棒教育,只要兰新城稍有做得不好,让其不如意,比如成绩退步之类,就铁定会遭一顿毒打。时间一长,兰新城也就失去了信心,并厌恶起学习,致使中学读完只能上一所专科技校。

大专的三年时间过得很快,这期间,兰父依旧处处都要管着他,从小时候关心成绩到现在关心他的婚姻,不断给他介绍所谓“门当户对”的相亲对象,只是这些人中,没有一个让兰新城喜欢。

后来兰新城在学校里找了个女朋友,于毕业后到外面租房住。而觉得自己“旨意”遭违背的兰父气愤不已,甚至放言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兰新城被压抑这么多年当然不理会,连续两年不曾回家,连电话都没打一个。

兰新城

和女友在外租房同居,人也毕业了,但兰新城工作并不怎么积极,收入自然比较微薄。爱情在生活的不如意中渐渐被消磨,女友终于嫌他没出息,在2009年年初和他分了手。

兰新城有些无奈,也有些难过,这才想到回家,打算能在父母那里找到一丝安慰。哪知回去后,父母非但丝毫不关心他的沮丧情绪,反而还每天指着他的鼻子训斥,并讥讽说就他这熊样,被女朋友甩那是活该!

兰新城如何受得了。他内心无比烦躁,一气之下就离家,再次与家人断绝联系。在刚过完年没几天的2月3日,他孤身回到了南宁。

面对亲人的不理解与生活的失意,兰新城选择了逃避。再回南宁后,他很少出门,整日只在屋内喝酒、看电视,尽可能地麻痹自己。

兰新城家中

渐渐地,兰新城注意到了对门的四姐妹。

与自己的自甘堕落形成鲜明对比,四姐妹阳光、积极,时常都有客人到她们家做客,显得很是热闹。但这种热闹被兰新城看在眼里,只觉得更加烦躁。而且,与女朋友分手后无处发泄的性欲,也更刺激着他心底邪恶的躁动。

邪念就此在脑海中激起,兰新城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从那天开始,兰新城以四姐妹为目标,买好了麻醉药等物品,时常于暗中窥视,只等一个最佳的动手时机。

这时机在苦等后,于2月10日这天终于到来。

兰新城

那一天,四姐妹中的大姐覃巧梅出差到外地去了,只留下老二老三和老四三个人在家。

了解此情况,兰新城拿上麻醉药,到走廊的尽头掰下了电闸。

怎么停电了?三姐妹中的三妹出门去看电闸,竟没有关门,四妹则正在门口全神贯注玩手机。

好机会!蓄谋已久的兰新城趁机果断冲出,冲向了斜对门的覃家,直接从后面捂住了四妹口鼻,将之捂晕后,为防止其逃跑,他还在对方大腿上扎了一刀。

解决掉四妹,兰新城迅速躲在了门后,毫无防备的三妹拉完电闸回家,就被兰新城突然袭击,她吸入了兰新城手上的迷药,也很快晕倒过去。

兰新城指认现场

二姐到楼下晾衣服,这时收着衣服回来,看到两个妹妹都不在,但她也没多想,听到卫生间有一些动静,她放下衣物后径直走了过去,看到躺在地上的三妹四妹,她刚想大声呼喊,结果被藏身门后的兰新城,以同样的方式,也给迷晕。

兰新城把她们三姐妹都绑回了自己的房间,待其苏醒后挨个实施了强奸,为防止事情暴露,丧心病狂的他,又选择了杀人灭口,再残忍将其分尸,抛尸在很少有人会发觉的小区后山上。

落幕裁决

交待完这一切,兰新城痛哭流涕,极力请求警方原谅他,但警察的眼神中却无一丝怜悯。只是因为自己过得不如意,就肆意用他人的生命来发泄,这种行为,无论是谁都无法选择原谅。

2010年7月22日,兰新城被法院判处死刑。令人震惊的是,当初在网上提供破案思路的“割楠”,其实就是兰新城自己。

据兰新城供述,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杀完人就后悔了,自感迟早会落网,还不如以另一种方式“自首”,以求宽大处理。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