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关系是谁的问题

2023年1月1日01:53:45婆媳关系是谁的问题已关闭评论

婆媳关系是谁的问题(婆媳不和谁的责任)

家长求助:孩子初三,中考压力越来越大,可我两口子却闹到要离婚,症结是因为婆媳关系。婆婆跟我们一起住了不到半年,我却成了左邻右舍集体指责的“坏儿媳”,出出进进总能遭遇人家指指点点,看在孩子份上,我选择了忍。可是我的孩子居然也被同学同伴笑话,说他有个“不孝顺”的妈妈,孩子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号啕大哭,说她没脸去学校了!一日三餐做好端到桌上没去人家房门口恭恭敬敬请只在餐厅喊一声“妈吃饭了”就叫不孝……我这是作了什么孽啊?我该怎么办?

婆媳相处:这好像在中国家庭里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而一个好妈妈,好媳妇影响着一家三代的幸福,左养右学教育赖颂强建议每一个妈妈都要做一个有智慧的妈妈,这样不仅让老公好过,更为孩子做到一个尽孝的榜样。

“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东方文化体系下所有当娘的,在孩子长大成家之后都会有这么一声感慨,也都有深种深陷这么一种情结。那为什么有些婆婆与媳妇能够良好相处?有些却鸡飞狗跳一哭二闹三上吊呢?原因有二:

第一是,有些当婆婆的把“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当有趣的歌儿吟唱,就图个好玩儿,不真往心里去;而有些婆婆,却把自己当成了唐僧,把“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当成了紧箍咒的咒语念,表面上是念儿子,实质上却是念媳妇——多么诚恳的心也经不起这样常年累月的咒是吧?

第二是,大家都弄错了“媳妇关系恶劣”的主体责任人,要么指责“媳妇不孝”,要么指责“婆婆不慈”。当然,我不是要安全否认婆婆和媳妇在两者关系中应当承担的责任,更何况中国式哲学在家庭人际关系事务上的应用原则都是“各打二十大板”。我想要重点强调的是,三世同堂家庭关系是否和睦畅顺的决定性主体责任人到底是谁?是婆婆吗?是媳妇吗?不,绝对不是!她们只是某一个具体事件的当事人,而家庭人际关系事务总体氛围是良性走向或恶性走向的“主体责任人是男人”!然而,现实生活中,太多三世同堂家庭的婆媳关系事务中身为一个年轻女子的丈夫、身为一个年迈老妇的儿子——这个男人却基本处于缺位状态!正是因为男人的缺位和不作为,才导致了婆婆与媳妇在双方不良人际关系中备受煎熬!

 

1、为婆婆的,为什么会有“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式的恐惧和控制?

“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把这话当歌儿的婆婆,她想表达的意思是,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放下娘!

是的,把孩儿生下,把孩儿带到这个世界的那个刹那,娘就开始笑眯眯、开始日月长、开始掐指头盼儿长大,盼儿成家,盼儿好好过日子。盼儿陪着媳妇抱着孩儿继续唱: 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放下娘。

为人儿子的,为人媳妇的,多么幸运有这样的母亲!这样的母亲,她有独立的人格,她有独立的自我,她会很好地安排自己的生活。

孩儿小的时候,她是孩儿头顶的太阳,明亮,灿烂,温暖,安全。

孩儿长大了,她是孩儿头顶的月亮,该退的时候退得干干净净,光芒尽敛;该来的时候来得漂漂亮亮,宁静,安祥,清亮,淡远。

◆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放下娘”式的母亲,凡俗如我等能有几人得?

“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放下娘”式的至美初心与觉悟祝福,凡俗如我等,能有几人修得如此的母亲?

我们的娘,她是这样的:小时候你说饿了,她会很生气地训斥说你怎么这么自私、咋就看不到大人的累,咋就只顾着自己!你无比困惑,饿了,这么正常的生理需求,怎么就是自私呢?虽然你不明白,但你知道肯定是你错了,因为你错了,所以娘才生气了,愤怒了。

上学时候你说没拿到三好学生,她满眼睛鄙视满脸都是嫌弃,或者她什么也不说只是默默的垂泪,你像在烈火上的虾子,把自己蜷了再蜷,那强烈的羞耻感与自责,让你恨不得去死。所以你不明白娘到底是爱你还是爱三好学生那个称谓,但你知道肯定是你错了,因为你没有满足母亲的需求和期望,所以母亲才失望了,伤心了。

之后,因为一件你没做过的事,而她认定是你做了,你被冤枉了,你双拳紧握下颚紧咬胃痛剧烈,你生平头一次大声的回嘴,你想还自己一个清白。

娘惊愕了,愤怒了,她一个巴掌就呼过来了:我是你妈!你怎么可以跟我大呼小叫?!之后,好几天,家里冰锅冷灶没见烟火,母亲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以示悲愤与绝望。于是全家人的目光里噙着刀子,一片片一片片零打碎敲的割,凌迟之痛孰可忍?你知道自己又错了,你跪在母亲的床前涕泪交加长篇忏悔录。

◆“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式的恐惧和控制,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结婚后,娘与媳妇起了龌龊,任何一个非白痴的成年人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不是媳妇的错。

你小声的小心翼翼的为媳妇洗白,你说她不是故意的。

娘用吼的回你:那就是我故意的了?!

你赶紧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媳妇年轻不懂事,妈您大人大量原谅她。

于是娘就原谅媳妇了……

请注意这个“原谅”!媳妇没有错,她却成了被原谅的那一个。

那个错的人,却成了高高在上的佛祖,大度而慈悲,向媳妇广施恩义。

真要是佛祖倒也罢了,问题就在于娘不是佛祖,这一笔一笔的小黑帐都搁那儿记着哩。

把这帐记着干什么呢?控制你!

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我是你娘,我还能害你不成!

娘亲还是媳妇亲啊!

熟悉吧?熟悉。

敢不从吗?不敢!

你但凡有丁点儿不从,你但凡有丁点违逆,那些小黑帐就会像小炮弹嗖嗖嗖无休无止翻江倒海把你炸得焦头烂额体无完肤灰飞烟灭。

所有这一切的出发点是什么呢?占有欲和控制欲。

从你在她肚子里的那一刻起你就是她的,你到80岁你也是她的,你永远不能成为你自己,你的头发眼睛鼻子身体心灵你的媳妇孩子你的一切,都是她的。

是她的,就得她说了算。

◆解决策略

“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式的恐惧和控制,是她的错吗?

不是,是身为儿子的错!

3岁时候你没有长大没有界限感,30岁时候你还没有长大还没有界限感吗?

3岁时候你不能成为自己,30岁时候你还不能成为自己吗?

3岁时候你没有力量抗拒这种控制,30岁时候你还没有力量抗拒这种控制吗?

假若,在孩子成年之后,母亲“能够懂得适时且得体地退出”,这是为人子女者意外的惊喜与福祉;假如,在孩子成年之后,母亲“不能够适时且得体地退出”,这便需要为人子女者义无反顾地担当责任、善意引导、有力拒绝,从而教会母亲什么叫“适时且得体的退出”。

孝有“小孝”与“大孝”。小孝是明知父母错而一味迁就顺从,是为子女者的短视与愚蠢,从长远而言更是对父母伤害,比如面对婆媳关系一味偏颇的长效后果,是婆婆在失去媳妇之后,很快将面临失去儿子。而大孝,则是理性的,是成年子女紧贴时代精神并以学识智慧引导父母能够与时代同步,能够以年龄和阅历沉淀的心量看得远一些,尽量包容媳妇因为年纪轻的各种不尽如人意处。

是的,所有母亲对子女用力过猛的爱和控制,都是污点,都是需要成年子女以智慧与力量重新解构重定界线、坚持原则坚决擦除的污点。

2、为儿子的,为什么“看不见”每一场惨淡的婆媳争斗背后都有一个不作为的男人?

是的,每一场惨淡甚至惨烈的婆媳争斗背后,都有一个不作为的男人:选择性“看不见”、稀泥抹光墙的不作为,甚至找各种借口躲出家门“眼不见为净”等等。

◆当你在恶劣婆媳关系中备受煎熬的时候,男人哪儿去了?

原本,这个男人应当在舞台的最中央,是整台演出的总监制、总导演、总场记,还兼一号男主角。

然,一场又一场宫斗剧中,他隐身了,隐形了。

他有意或者无意的,把自己的存在感刷为零。

一号男主单方面退场,原本该是二号的两个女配,开始荣登主位,争抢主场。一山还不容二虎呢,一场戏里能容两个女猪脚吗?

一个是婆婆,生了你的人。

一个是老婆,生了你儿女的人。

两个都是母老虎,两只母老虎相遇,开咬,武装到牙齿的咬,咬到最后两败俱伤,身心俱疲。大口大口喘粗气的空当,两人有志一同都想到了你。

鱼儿离不开水,两人都离不开你。

鱼儿觉得水最亲,两人都觉得你最亲。

你呢?左手是老娘,右手是老婆,剁着哪个你都疼……那咋个办涅?凉拌!

好法子,妙啊,那就凉呗!凉凉凉,使劲放凉,于是你把时光越拉越长,越长越凉……你跑了,溜之大吉。三十六计,溜为上嘛。惹不起你还躲不起么?

可你实在低估了女人的记性,记仇的心。

你躲得了初一,你还能躲得了十五吗?有能耐你躲一辈子呀。你总归是要回来的,你一回来,新的一轮宫斗剧又开始拉开序幕,悄然上演。

这一回,你被迫在场,无处可逃。

于是你只好当裁判,一个随意践踏规则、践踏红线不称职的裁判。

你跟老婆说:妈是妈,你跟她较什么劲儿?(听听,妈就是规则,就是红线!)

老婆委屈啊:我没跟她较劲儿,是她整天指手画脚指东画西的,啥都要管要限。

老娘就更撞天的屈:我那是把她当亲生女儿掏心掏肝啊!她炒菜,我给她教怎么样炒好吃;她叠被子,我给她教怎么叠好看;她吃东西,我给她教怎么样健康;她教孩子,我给她教怎样教有质量………你被这一堆教搅的头昏脑胀。

你蒙头蒙脑转头就跟老婆说:妈那都是为了你好!(听听,又是“为了你好”)

晚上,被窝里,老婆哭天抹泪儿,憋屈地心儿肝儿疼。

你心儿肝儿也疼了,你决定勇往直前气宇轩昂找老娘,谈谈。

第二天一大早,你武装到牙齿地信心百倍意气风发找老娘。

你在老娘面前坐定,你还没来及开口,老娘淡淡地瞥你一眼:你老婆教你来说啥?

一股子麻森森凉气从尾椎骨直往上窜,你赤头赤脸一身汗,你婴儿在蜡烛包里,你咿咿呀呀吱吱呜呜说:没事没事,她啥也没说,她后悔得直抹眼泪儿呢,她想跟您道歉来着,又拉不下脸,就让我来。(听听,又被单方面送牢判刑)

于是乎,老娘心知肚明地把假话当真话听,就更猛烈的教。老婆出门化个妆,老娘会好心好意给指点说浓了淡了;老婆聚会回来晚了,老娘会好心好意等门接,说现在社会坏人多。甚至于,老婆三点半裸在自个卧室里,老娘破门而入好心好意给送水……搁谁,谁都得崩溃。

◆身为婆媳关系第一责任人的成年男人,可懂得“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是个最大谎言?

身为婆媳关系第一责任人的成年男人,可懂得“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是个最大谎言?

3岁时候的你不明白,理所当然。

13岁的你不明白,情有可原。

30岁的你还不明白“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是个最大谎言?呵呵,这般你还想留住心爱的人?还想守得和谐家庭?下辈子罢。

至于这辈子的你,注定了会活得很累很累——好男人两头瞒,坏男人两头传。身为某个年轻女子的丈夫、身为某个年老妇人的儿子,你当前当务之急的,不是学悟空兄主动去戴紧箍咒,而是主动去卸紧箍咒,每多卸一个,便多一分活着的轻松与惬意,多一分心灵的畅达与自由。

有没有人这样设想过?若将你脑子里这一个一个又一个的紧箍咒全部摘除掉、清空掉的话,你会是一个什么样状态的你呢?你会确认并接受那个“真实的母亲”么?不论那个她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你会充分接纳年迈的母亲:哦,是的呀,母亲就是这样的人!她悲伤、她快乐,她承诺、她拒绝,她有身为平凡女性最真实的喜怒哀乐悲恐惊。

你会全然懂得年轻的妻子:哦,是的呀,妻子就是这样的人!她会遇到困难,她也有情绪很差的时候,在遇到你之前她成长中遭遇的一切你都是缺席状态,所以你更应当学会不去不质疑如今她所表现出来的一切,愤怒、喜悦、小气或者宽容。

所以,身为婆媳关系第一责任人的成年男人,千万别强迫妻子一定得戴上“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个紧箍咒!你得承认:母亲是个普通的人,她会犯错;你更得承认,妻子在她自己家里时候还是个小小的女儿,嫁给你的她还很年轻,她也会犯错。

是的,这样的你,才有智慧有力量直面污点,直面父母的“情绪污点”、直面妻子的“情绪污点”、直面你自己的“情绪污点”——而这直面,才是所有婆媳关系极端情境下的慧剑,慧剑所指,乱麻纷纷断。

◆解决策略

为儿子的,为什么“看不见”每一场惨淡的婆媳争斗背后都有一个不作为的男人?其实,不是“看不见”,而是无能为力,所以逃避!

身为婆媳关系第一主体责任人的男人,当机立断斩乱麻的那一把慧剑便是:直面自己——你得明白,婆媳关系这一场大戏之所以没演好,错就错在男主的不作为!解决方面很多,但大多治标不治本。至于真正的治本之法,至少有三个:

第一,想要过婆媳和睦、彼此安生的小日子,就不要让老婆和老娘住一起(两家隔一碗热粥的距离为最好,奋发图强能在同一小区购两套房,皆大欢喜;如果不能,请愉快掏房租吧,租房住不便利的损失,远远小于妻子离心、父母伤心!)

第二,万不得已住一起,就清清楚楚、掷地有声地告诉老娘:“你是我的娘,不是她的娘。她是她娘辛辛苦苦养大的,而你辛辛苦苦养大的人只有我。所以,有不满冲我来,请对她笑脸相待!”

第三,如果老娘拒绝执行第二条,那么就请升级,请严肃认真、最后通牒式的告诉老娘:“这是我的家,你的角色是奶奶,不是妻子。你在与爸爸的家里当家作主,这没问题。但在我的家里,当家作主的女主人有且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我的妻子、我孩子的妈!”

小结:婆媳关系不好的第一主体责任人,到底是谁?

刚刚结束的党课上,导师说,要想做个政治上的明白人,只需要遵守一条:不落实主体责任就是失职,主体责任落实不力就是渎职!

婆媳关系不好的第一主体责任人,到底是谁?当然是身兼一个年迈妇人的儿子、一个年轻女子的丈夫的那个男人!

那么,这个男人要如何做个“婆媳关系中的明白人”?无上原则同样只有一条:不落实主体责任就是失职,主体责任落实不力就是渎职!

至于执行这个原则的步骤嘛,分四步走即可——第一步,请正视母亲的情绪、请正视妻子的情绪;第二步,遭遇母亲或妻子不良情绪的时候,请分别与她们约谈,将这些不良情绪一个一个罗列出来(一定要在绝对私密的空间,绝不允许第三人在场);第三步,坏男人两头传,而好男人必然是“两头瞒”,逢年过节及对方生日等特殊日子,提醒另一方送点小礼、做点美食什么的,实在不行自己亲自上手但一定要把自己隐藏在幕后;第四步,牢记母亲或妻子的“负性情绪开关”,并在关键时刻隐秘提醒另一方注意规避或自己奋勇背锅。


 

广告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