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3岁女童被40岁邻居侵犯,抓捕后查验DNA,竟是18年前悬案真凶

2022年4月16日17:18:09荷兰3岁女童被40岁邻居侵犯,抓捕后查验DNA,竟是18年前悬案真凶已关闭评论

1991年5月7日傍晚,在荷兰代芬特尔市一栋街边民居内,突然传来了中年妇女的一声惨叫。

中年妇女8岁的女儿躺在自家屋子里的沙发上,女儿原本红润的脸蛋如今已经惨白。

女孩身上穿的睡衣裙子被撩到了腰部,脖子上还有一道骇人的勒痕。

中年妇女抱着已经没有呼吸的女儿久久不肯松手,过了好久才找来了巡逻的警察。

警察封锁了现场,询问妇女最近家附近是否有奇怪的人出现。

妇女哭着说:“我的女儿很乖,陌生人敲门绝对不会打开门的!”

像是想起了什么,妇女突然尖叫道:“一定是最近新搬来的那个男人!他总是给我女儿送糖果吃!”

性侵并勒死8岁女孩的恶魔是否能够绳之以法?荷兰恋童癖事件屡禁不止,又有谁能够站出来改变乱象?

“3岁女儿被40岁邻居性侵”

马塞尔·杰宁加(Marcel Jeninga)是个十足的宠女狂魔。

杰宁加是一个荷兰人,在一家大型超市里做经理,2004年杰宁加和相爱三年的妻子结婚。

结婚后,杰宁加和妻子一直居住在荷兰乌得勒支市市区里的一个公寓里。

2005年年底,杰宁加的妻子怀孕了,杰宁加和妻子都十分期待肚子里的新生命。

为了能够给孩子更好的生活环境,两人在乌得勒支市郊的一个安静小区里,购买了一栋联排别墅

杰宁加十分满意自己的这个决定。

这个小区远离闹市,治安很好,邻里之间友善和睦,杰宁加还经常收到邻居们送来的苹果派

2006年,杰宁加的妻子生下了一个女孩。

自家的女儿特别喜欢在院落里玩耍,每次从窗户看见女儿嬉戏打闹的样子,杰宁加的内心都会涌上一股满足感。

为了能让女儿的童年更加快乐,杰宁加还在后院为女儿安上了一个秋千。

杰宁加原本以为,自己一家三口会一直这么幸福美满地生活下去。

然而一场人为的意外,让杰宁加一家支离破碎。

2009年8月17日,杰宁加像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从超市里下班回家。

然而杰宁加刚刚骑车到别墅门前,他就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了3岁女儿的尖叫大喊。

杰宁加连自行车都来不及放好,他连忙打开了家门。

顺着声音,杰宁加来到了一楼的浴室里,女儿的痛苦呼喊声越来越大,杰宁加连忙打开了浴室门。

然而眼前的景象,让杰宁加的心沉到了谷底。

3岁的女儿身上只穿着内衣,暴露在外的皮肤全是指甲抓过的痕迹。

而且女儿的下体还在流血!

杰宁加吓坏了,他颤抖得安抚着女儿的背,并询问这究竟是谁干的!

女儿哭着朝杰宁加说道:“吉尔特。”

吉尔特.B(Geert.B)就住在杰宁加附近的那栋别墅里,今年已经40多岁了。

一个40多岁的男子居然对3岁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儿做出了这种事情!

顿时,杰宁加的怒火涌上心头,他赶紧报警并打了120,然后直接跑到了邻居吉尔特的家门前。

当杰宁加找到吉尔特时,他正在小区路边散步。

吉尔特还没有询问杰宁加来干什么,杰宁加就已经一拳打了过去。

吉尔特被打倒在地,他的嘴角冒出了一丝鲜血。

杰宁加警告他:“我一定会让你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18年悬案浮上水面”

杰宁加一家报警了,而警方也很快就逮捕了吉尔特。

警方在吉尔特家里搜出了他的电脑、手机,并从中找到了数千张未成年女孩的相关照片。

吉尔特向警方承认,在杰宁加女儿出生后不久,他就开始性侵她了。

杰宁加夫妻俩平时上班都很忙,吉尔特便趁着他们上班的时候溜入杰宁加家里。

女孩年纪还小,并不知道他的行为意味着什么。

吉尔特在完事儿后,每次都会送给小女孩糖吃,并且嘱咐她不要告诉家人。

警方还发现吉尔特拍摄了很多杰宁加女儿的色情照片。

其中有不少照片都被吉尔特发在了网上,有一些如今还存在暗网的某个角落里。

当警方提取完吉尔特的DNA后,居然还破解了一个十几年的悬案。

在1991年的荷兰代芬特尔市,有个八岁的小女孩被人性侵后用绳子给勒死了。

这个8岁女孩叫做塞米哈·梅廷(Semiha Metin)。

据梅廷的母亲说,梅廷很乖,从不放陌生人进门。

于是当时的警方将嫌疑人都锁定在附近的邻居身上,而吉尔特正好也是梅廷家对面的邻居。

警方在梅廷死后,很快就将吉尔特列为嫌疑人调查。

但当时的DNA技术并不发达,加上没有证据,吉尔特很快就被释放了。

而之后的十多年里,这个案子一直没有被破,也就成为了悬案。

直到18年后,吉尔特因为性侵女孩再次被捕。

通过DNA对比,警方发现吉尔特的DNA和梅廷死时从她身上穿的睡衣中提取出的DNA是一致的。

18年前的悬案终于得以告破,凶手就是吉尔特。

除此之外,警方在调查中还发现,吉尔特居然曾做过多起儿童强奸案。

到被捕前,吉尔特至少性侵过5个幼女,并谋杀了一人。

2010年,法院宣判吉尔特有罪,并判处他15年的有期徒刑

在监狱里待了10年后,吉尔特于2020年被转入了封闭式的精神病院

据悉,或许吉尔特的余生都只能在精神病院里度过,永远不会被释放出来。

然而和受害者家属承受的痛苦比起来,吉尔特的惩罚算不了什么。

死去女孩梅廷一家和被性侵的那些女孩的家庭,都因为吉尔特毁于一旦。

“支离破碎的受害者一家”

得知吉尔特居然是恋童癖惯犯后,杰宁加夫妻俩感到后怕。

如果不是杰宁加一家立马报警,吉尔特可能还会一直逍遥法外,祸害别的小女孩。

而吉尔特居然还曾杀害过一个女孩。

杰宁加指着梅廷的照片说道:“如果不是及时发现,自己的女儿说不定也有遇害的可能。”

在吉尔特被捕后,杰宁加夫妻俩一直在回想过去的蛛丝马迹。

他们想起来,如果对邻居再多些警惕,说不定能够早些抓住这个恶人。

在吉尔特被捕的六个月前,吉尔特曾来杰宁加家里做客喝咖啡。

女儿看见吉尔特什么也没问,但她当时直接将手伸进吉尔特的衣服口袋里,然后从中拿出了糖果。

好像女儿很早之前就知道那里面有糖了一样。

杰宁加和妻子感到疑惑,夫妻俩面面相觑。

而吉尔特则是打着马虎眼,他说他来的次数多了,聪明的小孩都会自己拿糖了。

吉尔特的确常常来杰宁加家里做客,每次来他也会给孩子带毛绒玩具或糖果。

吉尔特这么一解释,杰宁加夫妻俩也不再怀疑什么。

现在回想起来,女儿那么熟练,分明是每次被性侵后都会得到糖果的原因。

杰宁加夫妻俩因为自己的疏忽感到满心懊悔,他的家庭也因此被毁灭。

杰宁加的父亲,因为看见了孙女的色情照片,感到自责和懊恼自杀了。

而杰宁加的母亲,也受到警方指控,一度被捕。

因为杰宁加和妻子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上班,于是杰宁加会拜托自己的母亲来照顾女儿。

警方认为,小女孩被性侵,很大原因是杰宁加的母亲给吉尔特开门。

如果杰宁加的母亲不开门,那么吉尔特根本没有接近小女孩的可能。

而且最可疑的一点在于,杰宁加的母亲每天和孙女共处一室,怎么会快三年了都没有发现女孩的异样。

警方认为,杰宁加的母亲是吉尔特的同谋。

然而警方并没有证据,加上杰宁加的母亲在法庭上全盘否认,她最终被无罪释放。

可这个坎始终还留在一家人心里,杰宁加在母亲被释放后,无法想象母亲没有参与其中。

从此之后,杰宁加再也没有和母亲有过来往。

“背后的黑暗组织”

原本以为将吉尔特逮捕,事情就算告了一段落。

然而警方却告知杰宁加夫妻俩,在这之后还有更大的阴谋。

警方称,在吉尔特犯案的过程中,有一个荷兰团体一直在为吉尔特“出谋划策”。

这个组织叫做Vereniging Martijn,成立于1982年。

Martijn对外宣称是致力于推动社会接受成年人与儿童之间的关系。

其实说白了就是让社会接受成人与儿童发生关系,也就是将恋童癖合法化。

这个组织会为成员提供性侵儿童的“帮助、建议和信息”。

他们曾向吉尔特建议,让他多多参加志愿者活动,在孩子面前树立正面形象。

而且他们还建议吉尔特,性侵的对象要选择身边的人,不能挑选完全陌生的小孩。

这些建议吉尔特都采纳了,并且做出行动,让他的性侵计划得逞。

杰宁加在之前从来没想过会有一个这么恶心的组织,这个组织简直是天底下所有父母的噩梦。

然而可笑的是,这个组织居然在荷兰是一个被法律认可的组织。

他们有官网,还曾经出版过书籍。

杰宁加对此感到不可理解,然而Martijn这种组织,在荷兰并非个例。

2013年,荷兰有个以爱德华·布朗格斯玛(Edward Brongersma)的名字命名的网站开始发布支持恋童癖的文章。

布朗格斯玛是荷兰颇受争议的律师以及政客。

在上个世纪,布朗格斯玛因为与17岁的少年发生关系被捕。

从出狱后,布朗格斯玛就开始努力倡导与未成年发生关系合法。

也正是因为他,荷兰的性同意年龄被降低到了16岁,可他并不满足,甚至一直在要求降得更低。

在1974年至1987年,荷兰出版的《洛丽塔》杂志中还刊登了大量的儿童色情图片。

那段时间杂志销售量一直居高不下。

在了解到相关的历史后,杰宁加的内心感到一阵怒火。

他和妻子都决定为抵抗恋童癖而战斗。

不仅是为了他们的女儿,更是为了千千万万的未成年儿童。

从2010年起,杰宁加就将Martijn组织告上了法院。

原本法院判杰宁加胜诉,要关闭Martijn,然而Martijn协会却以“性自由”等的说辞上诉。

杰宁加和Martijn协会的官司打了很久,直到2014年,杰宁加才终于成功。

法院关闭了Martijn协会,并解散了协会中的所有成员。

然而杰宁加和恋童癖之间的战斗,没有就此结束。

“战斗还未结束”

杰宁加在胜诉后,发现市面上流传着一本恋童癖指导手册。

这本手册和Martijn协会宣扬的东西有共通之处,内容全是教导恋童癖如何得逞。

手册共有千余页,其中还记录了如何找到小孩多的地方,如何与孩子接触,如何打开小孩自行车阀门等等。

杰宁加发现,荷兰政府早就知道这本手册的存在,但一直没有作为。

杰宁加因此多次前往荷兰海牙,说服荷兰议员们去了解这本书到底有多可怕。

最开始杰宁加四处碰壁,后来在他不懈努力下,他联系上了一名叫做杰若恩·韦恩哈登(Jeroen Wijngaarden)的议员。

韦恩哈登帮助杰宁加提出了禁掉这本书的提案,之后获得了大部分议员的支持。

除了在荷兰努力之外,杰宁加还发现这本书在德国也有出版。

之后杰宁加一直维持努力,还联系上了德国演员帮助自己。

两人一起在社交软件宣传杰宁加的故事,以及提到禁掉这本书的必要性。

在杰宁加的努力下,2021年6月德国发布了禁令——任何拥有并传播恋童癖指南书籍的人,都会面临最高三年的监禁惩罚。

自从Martijn被解散后,协会里的人一直试图死灰复燃。

在2020年,Martijn协会之前的主席宣布,他和前协会成员一起建立了一个党会。

主席还宣称,如今的荷兰已经没有自由精神了,重建党会是为了给全国的恋童癖营造更好的环境。

看见Martijn成员蠢蠢欲动后,杰宁加动员议员们签了请愿书,要求封禁这个恋童癖党会。

同时,杰宁加在2021年年底还为性侵儿童受害的父母们成立了一个党,他开始了竞选活动。

杰宁加称,自己参加竞选是为了将荷兰这些可恶的恋童癖一网打尽。

杰宁加的斗争还未结束,他还会一直为了心底的目标而奋斗。

他原本只是一名普通的父亲,但为了女儿,杰宁加成为了一名与恋童癖团体战斗的勇士。

杰宁加的勇气令人敬佩。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