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婆媳关系的电影(反映婆媳关系的电影)

2022年4月18日11:18:06有没有婆媳关系的电影(反映婆媳关系的电影)已关闭评论

海清主演的电视剧几乎已经成了收视与话题保障,从经典婆媳专场到针对女性崛起的职业剧,再到聚焦当代教育的小系列,她几乎没有失过手。

如今,海清与导演滕华涛再携手,又给出一部话题爆款:《心居》

对不少年轻观众来说,滕华涛这个名字可能有点劝退,因为他是国产科幻“关门片”《上海堡垒》的导演,这部电影面世后,他遭遇了口碑滑铁卢。

但滕华涛在电影市场表现乏力,电视剧市场却很少让观众失望,他非常擅长挖掘家庭伦理、社会矛盾等议题,贡献过多部具有时代特性的经典之作。

比如滕华涛与海清合作的伦理剧《双面胶》与都市剧《蜗居》。

一个用写实又残酷的视角剖析了中国式婆媳关系,剧情直到当下来看仍旧很切合社会痛点;一个以房价飙升为背景,探索都市人的不同的生存方向。

《心居》与《蜗居》一样选择以房子为切入点剖析主角的婚姻与生活,不同的时代,房价在变,人们对买房的追求没变,但生活的感悟在演变。

家,房子,安全感。

外地媳妇冯晓琴嫁入上海家庭十年,承担了多年的全职太太工作,但她始终缺乏安全感,这不仅是因为大姑子顾清俞对她保有防备,还因“没房”。

冯晓琴与丈夫、儿子一直和公公、奶奶住在一起,人到中年,她迫切希望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让她觉得自己真的在上海这个大都市扎了根。

问题来了,房子好选,钱从哪里来?

靠自己?不行,冯晓琴婚后便做起了全职太太,失去经济自主权。靠丈夫?也不行,她的丈夫顾磊是个佛系玩家,凭姐姐的关系才拿到一个混日子的工作。

两夫妻多年只留下几万钱存款,仅仅只够买房付定金而已,小家庭无力承担高昂房价,他们想解决需求,只有借钱这一条路,而一旦提及借钱,矛盾便来了。

《蜗居》中海萍不断施加的借钱压力,把妹妹海藻推上一条歧路,观众曾犀利评价她的有房小资生活,是吸自己妹妹的血达成的。

《心居》中冯晓琴做了相似的选择,但她要比海萍更能让观众共情一点,为大家庭付出那么多年全职妈妈,向家人借钱买一套房让自己有保障,似乎并不过分。

可冯晓琴有自己的委屈,站在顾磊家人的角度,姐姐顾清俞与父亲也有他们的顾虑,冯晓琴借钱买房后,万一不管老人了怎么办?离婚了又怎么办?

一边是焦虑,因为没有一个“居”,始终无法获得足够的家庭安全感;一边是顾虑,因为有“居”有钱,便不想改变现状,怕被“外人”占了便宜。

两边矛盾不断爆发,导致顾磊意外身亡,《蜗居》海萍因为一套房,间接把妹妹推进火坑,《心居》冯晓琴因为一套房,间接把丈夫推下楼梯。

两部剧的买房结局都很残酷,《蜗居》的议题结束在歧路后的反噬,《心居》的议题则由买房悲剧而正式开启,故事便倾向于剖析什么是真正的家庭安全感

如果顾磊没有死,冯晓芹如愿与丈夫儿子搬进属于自己的房子,她会真正有扎根上海的安全感吗?或许短期内是幸福的,但长期发展仍旧是原地踏步。

借钱买房经历了一系列碰壁、尊严扫地、卑微请求后,冯晓芹如愿借到了首付款,但她的诉求结束了吗?并没有,因为接下来又是为装修款借款的重复流程。

顾磊不愿意拼,冯晓芹因为多年前选择当全职太太没办法拼,两夫妻的生活只能半啃老半维稳,一旦离开顾磊原生家庭的支持,他们的生活会瞬间崩塌。

这才是冯晓芹始终没有安全感的根源,国人对“房子等于家”的执着是受传统观念影响,但当代社会,房子可以让人更有稳定感,却并不能完全替代家庭安全感。

想要真正找回自己的安全感,还需要“自己能掌控自己的生活”,这种掌控,房子带不来,家人也不可能一直承担,唯有自己才能给予自己。

亲情,姑嫂,一家人。

《心居》从剧名来看,应该是打算做成《蜗居》姐妹篇的,但七话觉得,这个故事里还有经典伦理剧《双面胶》的内核,把尖锐的家庭内部矛盾提炼了出来。

这个矛盾的直接冲突方,同样是两个女性:本地大姑子与外地媳妇

外地媳妇冯晓芹希望能在大城市上海扎根,她选择用自己全心为家庭付出的方式去赢得婆家的认可,但多年生活之后,仍旧被婆家当成“外来”来防备。

大姑子顾清俞觉得她太有心机,怀疑她与自己弟弟的婚姻只是一个外地女生捷径,习惯用职场女强人的精明去分析冯晓芹的行为目的、可能造成的后果。

这让不少观众为冯晓芹鸣不平,觉得大姑子管得太宽,是一个自私冷漠的“搅家精”,对于顾清俞与冯晓芹谁错得更多,观众各有说法。

但很有意思,用现实评论结合电视剧剧情来看顾清俞的处境,你会发现她何尝不是也被观众甚至自己的家人归结为家庭的“外人”呢?

大家庭需要顾清俞的时候,她是家庭智囊与金主,弟媳要买房、装修,第一时间找她借,父亲、弟弟因为买房拿不住主意时,找她来分析利弊。

如果顾清俞的分析带来好的结果,她便是弟媳眼中的坏人,弟弟和父亲眼中的顶梁柱,如果带来了糟糕的后果,她便是推动家庭悲剧多管闲事的女儿。

女儿与媳妇,似乎都会成为“外人”的代名词,很讽刺,却又很现实。

顾清俞与冯晓芹都存在自己的问题,一个太过高傲,习惯性用审视眼光看待自己的弟媳;一个太想依靠,习惯性把自己的愿望转嫁到他人身上

但两人的问题本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又是相似的,都想让别人按自己的想法做事,只不过顾清俞的筹码是经济能力,冯晓芹的筹码是生活付出。

在家庭中,无论是借经济能力指点江山的那个,还是用生活付出索取别人照顾的那个,都会面临各种不稳定因素,再浓郁的亲情,都会在各种钻营中变质。

如何不让亲情流失,让每一个家庭成员都有归属感、安全感,又能让家庭中的第一个成员都各自安好?或许,这便是《心居》最终要探索的议题。

什么是“心居”?字面意思可以理解成心居住地,延伸一下,可以理解成一个不被物质绑架的“家”,回归本真的亲情,拥有绝对的安全感。

电视剧用房子与姑嫂关系两个视角来剖析“心居”,将两大社会热门矛盾融入进了故事,也带来了人生选择与家庭、情感取舍的双向思考。

冯晓琴更多的是承担了人生选择命题,以买房为切入点,撕开了全职太太将经济权拱手让人,觉得靠丈夫便可以撑起家庭的脆弱观念。

靠人,永远存在不确定性,靠已,才能找回最终的归属。

顾清俞则更多承担了情感命题,当商业化的分析家庭结构遇上不顾一切的爱情冲击后,或许她也需要明白,经营家庭,不能像处理工作一样追求利益最大化。

个人立起来,才能选择自己想要的家,亲情不被物质裹挟,才能让心灵的居住地回归本真,这部影视剧呈现的种种矛盾,挺值得我们用现实来思考。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