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关系短剧剧本(婆媳关系段子剧本)

2022年5月14日19:00:38婆媳关系短剧剧本(婆媳关系段子剧本)已关闭评论

演员:贾玲 张小斐 许君聪 卜钰 孙集斌

婆媳关系短剧剧本(婆媳关系段子剧本)

大伟:哎呀,怎么样啊,妈,媳妇,两位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对于我今天准备的这桌菜是否满意啊?

婆婆:满意是满意,但是这两道菜外卖送的要是再快点,就更完美了。

(喜点:结构+欲望 间接法:自己做的菜——饭店做的菜。间接法+食欲。)

大伟:妈,你看你就这两个菜是外卖送的,那剩下的菜不都是我亲自下楼买的吗?

婆婆:哎呀,我的儿子还撒上娇了呢。

(喜点:结构+欲望 间接法:不是自己做的——下楼买的+情欲。 )

儿媳妇:可不嘛,妈跟你开玩笑呢,但是该说不说,老公,今天你辛苦了。

大伟:唉,只要你们两个开心,我一点都不辛苦。

婆婆:哎呀,此情此景,你爸爸要是在那该多好啊。

大伟:唉,是。要不我进屋把我爸叫起来?

(喜点:结构+欲望 爸爸在天堂——爸爸在房间 否定+生命欲)

婆婆:别了,让他再睡会儿吧,下午喝太多了。

大伟:行,那咱们今天就不等我爸了,咱们仨先吃,哎呀。

儿媳妇:呀,老公,厨房是不是还排炖着鱼呢,你赶紧看看,别糊锅了。

大伟:不说我都给忘了,哎呀。

婆婆:唉呀,我这儿子让你指使的像个仆人一样。

儿媳妇:不是,妈,怎么这么说呢?

婆婆:上一天班了,回来又是收拾屋子又是做饭的,别人不心疼,我这当妈的能不心疼吗?

儿媳妇:妈,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就冒昧的问你一句,咱家这些活儿不也都是我爸干的吗?您天天就是跳广场舞啊。

婆婆:哎呀,你竟然还跟我顶嘴,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大伟:怎么了,妈?

婆婆:什么叫鸡腿只能婆婆吃啊,你也吃。

(喜点:结构+欲望。婆媳关系很坏—婆媳关系很好 假话+食欲 )

儿媳妇:谢谢妈。

大伟:真好啊,看着你们俩相处的这么融洽啊,我这心里头好像突然就涌进了一股暖流。

婆婆:那肯定的呀,鱼汤都撒胸口上了

(喜点:结构+欲望 条件上限定 条件+食欲)

婆媳关系短剧剧本(婆媳关系段子剧本)

大伟:哎呀。

婆婆:来来来来来。

大伟:接个电话,妈。唉,科长,行,你别动啊,等着我。妈,媳妇,我得出去一趟啊,我们科长找我。

婆婆:这么晚还出去啊。

儿媳妇:多累啊。

大伟:只要你们两个开心,我再累都高兴。

婆婆:我们俩肯定是好开心。

大伟:走了啊。

(喜点:结构+欲望。关系很好——关系很坏。明明关系很坏说关系很好。反话+情欲)

儿媳妇:哎呀,妈,你看大伟都这么累了,还总担心咱俩。你是不是就别总无理取闹找我事儿了?

婆婆:小斐,我无理取闹找你事儿,就在刚才,我说我不吃鸡蛋,你朝我碗里夹了个鹌鹑蛋,怎么的呢,我不吃鸡蛋,因为鸡蛋大呀?

儿媳妇:妈,我不是当你面前显得温馨嘛。

婆婆:我最烦你这一套了,当大伟面一套,当我面一套,你这不两面派吗?

儿媳妇:大伟回来啦。

婆婆:咱俩明天吃米线去呀。

(喜点:结构+欲望。关系很坏——关系很好。反话+情欲)

儿媳妇:妈,你又何尝不是呢?

婆婆:张小斐,你耍计谋,你说你怎么这么阴呢?

儿媳妇: 我怎么阴了,好好好,妈,我觉得大伟不在也好,正好咱俩利用这个独处的机会,哎,把这么多年的意见都放在桌面上好好谈谈,可以吗?

婆婆:期待已久。你年轻,你先说。

儿媳妇:这一下还给我问懵了,主要我这人平时也不记仇啊,你这么突然问我,那就上个月的十六号吧,咱俩因为保姆的事儿吵了一架,是不是还生我气呢?

婆婆:你还知道啊,花钱不说,人都知道我跟你们在一起住,你还请个保姆,这要传出去,人家怎么说我这当老婆婆的。

儿媳妇:妈,我雇保姆不是怕你累嘛。

婆婆:小斐,你是怕我累呀,还是觉得我干活邋遢呀?

儿媳妇:妈,我觉得你干活邋遢是因为累的。

(喜点:结构+欲望。不直接说累。间接法+能力)

婆婆:张小斐你要这么说的话,你是我见过最不合格的儿媳妇。

儿媳妇:过了吧妈,哪个婆婆这么说自己儿媳妇啊?

婆婆:我婆婆。当年我婆婆送给我的话,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儿媳妇:妈,你要对我这么恶语相向的话,那么今天咱俩就好好掰扯掰扯。

婆婆:你不一定是个儿。

公公:哎呦我的妈呀,这一觉睡的,好像能再谁一会儿。

婆婆:你快回来!

公公:啊,不睡也行。不是,又咋的了你俩?

婆婆:评评理。

公公:你对。

婆婆:你给我回来,好好说。

公公:不是,你说你俩啊,儿子在家的时候,你们俩装的跟亲姐俩似的,只要儿子一出门,你俩就开始当我面吵吵。哎,我就纳闷儿啊,都是男人,你俩为啥就可我一个人祸害呀?再说了啊,三天前你俩不刚吵完一架嘛。

(喜点:结构+欲望。伤害婆媳——伤害自己。间接法+疼痛)

婆婆:所以啊,我忍她不是一天两天了。

公公:那这回又因为什么?

儿媳妇:还是因为家里雇保姆的事儿。

公公:哦,你就说这事那我支持你妈。

婆婆:你听。

公公:保姆必须供,要不然每天干活太累。

(喜点:结构+欲望。帮助婆婆——帮助媳妇。反话+精神)

婆婆:我要开除保姆。

公公:累,那是为了锻炼身体,保姆必须开除。

儿媳妇:爸,我雇保姆不是想让你俩轻松一点吗?

婆婆:你是觉得我干活邋遢。

儿媳妇:妈,我什么时候,爸,你说我妈干活邋遢吗?

公公:要不保姆咱就留下来?

儿媳妇:而且吧,咱家那保姆工作态度特别好。

公公:对,不偷懒儿。

儿媳妇:饭做的也好吃。

公公:屋子收拾的还干净。

儿媳妇:人品也不错。

公公:长得也挺漂亮的,小丫头,哈哈。

(喜点:结构+欲望。 真话+情欲 )

婆婆:必须开除。

儿媳妇:爸,你看我妈总这样。

婆婆:我这事儿我做主就没有错。

儿媳妇:那我做错了?

公公:行了,你俩,不是你们俩能不能考虑考虑别人的感受啊?你说你们俩天天这么吵,谁最难受,儿子最难受,我年轻的时候就饱受这种折磨,当时我就想,是否以后老了就好了,结果现在老了,更折磨要。要我说你俩这个事儿,它就不分个对错是吧,你们俩就应该站在对方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咱比如,说你现在是儿媳妇,你现在是婆婆,身份互换了,针对这个事,你们俩怎么沟通,来,你俩先换一下。

儿媳妇:哦,我现在是婆婆?

公公:对。

婆婆:我是儿媳妇儿?

公公:对,还是这个事儿,你们俩站在对方的角度,重新沟通一次,来,开始。

婆婆:我是儿媳妇,妈,我错了,我这个儿媳妇儿当的太失败了,哎呀,我自己懒想雇保姆,我太猥琐了。

((喜点:结构+欲望。 说好话—说坏话 真话 +情欲 )

儿媳妇:我这个婆婆也不值得人尊敬啊,我什么忙帮不上,我还总说你,我简直是龌龊至极呀。

婆婆:我这个儿媳妇值得让所有人来唾弃我。

儿媳妇:我这个婆婆就应该被钉在耻辱柱上。

婆婆:我错了。

儿媳妇:我错了。

婆婆:我的错了,你就拎我脖领打我一顿。

公公:我错了。儿子,也到了你该扛事的年纪了,爸老了,扛不住了。

婆婆:小斐,我就问你,这些衣服成天往沙发上堆,你看着就不闹腾吗?

儿媳妇:咱家闹腾的东西还少吗,就比如说谁家会在客厅种大葱和大蒜呢?

(喜点:结构+欲望。 在阳台——在客厅 矛盾 +食欲 )

婆婆:我愿意吃五花肉,放点蒜,我自己在客厅里种点,怎么啦?

儿媳妇:你在客厅里种蒜可以,但你不能在客厅里施肥呀,还是农家肥。

(喜点:结构+欲望。 营养液——肥料 矛盾 +食欲 )

婆婆:我那不是省钱吗,我像你似的,你看,哎,光口红就买了几十管,我是真不知道哇,你长了几张嘴呀。

儿媳妇:妈,我喜欢口红,我多买几管怎么了,我也不影响你,妈你这个思维方式真是让我琢磨不透啊。

婆婆:小斐啊,提到琢磨不透,谁能有你让人琢磨不透啊?咱家是你装修的吧啊,请问谁能看出这是一扇门?

(喜点:结构+欲望。 装潢正常——装潢反常 间接+ 精神欲(能力)

儿媳妇:这是隐藏门,走的是简约风。

婆婆:这是简约而不简单的,多少次起夜,我都撞墙上了。

(喜点:结构+欲望。 简单——不简单 否定 +精神欲 自黑)

儿媳妇:妈,咱家这房子住的有半年多了,你说你要撞一次两次还行,你要是天天撞的话,有没有考虑过是自身的问题?

婆婆:你竟然这么跟我说话。

儿媳妇:我是的。

婆婆:张小斐。明天咱俩吃米线去呀?

儿媳妇:妈,你跟我用这招,好的。妈,我想吃番茄味的。

(喜点:结构+欲望。 关系变坏——关系变好 反话 +食欲)

婆婆:呀,儿子回来了啊。

大伟:妈,给你们介绍一下啊,这位是我科长,这是我妈跟我媳妇。

科长:弟妹吧,长得都真年轻。

(喜点:结构+欲望。 奶奶——弟妹 好话 +色欲)

婆婆:这喝多少酒啊,都酒后吐真言了。

科长:喝多了,喝多了。

婆婆:你说你来你就来呗,你还给阿姨带什么,哎呀,真文明,还吐袋里了。

(喜点:结构+欲望。 礼品——垃圾袋 +欲)

科长:哪有厕所?

大伟:那个墙里推。哎呦我的妈呀。哎呀,科长,这边这边,来来。哎呦天呐。

(喜点:结构+欲望。 走对厕所——走错厕所花盆当厕所 结果+生理欲)

儿媳妇:你们科长怎么喝这么多酒。

大伟:哎呀,别提了,我们科长他妈跟他媳妇吵起来了,我们科长一着急呀,就从家里边儿跑了,这一路上跟我是寻死觅活的。

婆婆:那怎么来咱家了呢?

大伟:我就安慰他呀,我说科长呀,你得看开点,家家都一样,我们家的情况甚至比你们家更严重。

婆婆儿媳妇:然后呢?

大伟:然后他就说要来咱家看看。妈,媳妇,今天得辛苦你们俩了,待会儿呢,当着我科长的面儿吵一架。

婆婆:哎呀,那我们俩也不会吵架呀。

儿媳妇:啊,明天还准备吃米线去呢。

婆婆:嗯呢嗯呢。

大伟:我知道你们俩关系好,但实在没办法了,救人要紧,待会儿,当着我科长的面吵一架,哪怕生硬点。

婆婆:那就勉为其难吧。

儿媳妇:逢场作戏咯。

大伟:你说你们俩天天吵天天吵,今天又因为什么呀?

儿媳妇:还能因为什么呀,不因为我雇的保姆,我妈非要把她给辞了吗?

婆婆:我能不辞她吗,你看她干活吗,我就问你,张小斐,这沙发上这个衣服你打算怎么办?

儿媳妇:怎么办,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

婆婆:爱怎么办就怎么办,那既然这样的话,我就让它一分两半。

儿媳妇:妈,你撕我衣服是什么意思啊?

婆婆: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意思,可能就是看它不顺眼,想毁了它。

儿媳妇:你要这样的话,呀,家里正好来人了,那不如让我拔头蒜炒个菜吧。

婆婆:小斐啊,我的蒜还没长熟呢。

(喜点:结构+欲望。 现在拔——以后拔 条件+食欲)

儿媳妇:我来帮它拔苗助长吧。

婆婆:啊,我的五花肉没有灵魂了。

(喜点:结构+欲望。 五花肉是肉——五花肉是人 比喻+食欲)

儿媳妇:我继续扒。

婆婆:张小斐。这是你的香水吧?

(喜点:结构+欲望。 扔掉——四处洒 间接+财欲)

可以往自己身上喷。

儿媳妇:妈,这是你的大葱吧。

婆婆:张小斐,这是你的口红吧。

儿媳妇:妈妈,口红是限量款的。

婆婆:那我那蒜也是独头蒜呐。刚才拔我几头蒜。

(喜点:结构+欲望。 蒜不重要——蒜很重要 修饰+食欲)

儿媳妇:妈,我都给你切回去接回去。

婆婆:接回去了,我也给你接回去啊。

(喜点:结构+欲望。 接回去——接不回去 反话+疼痛)

儿媳妇:妈,我错了,口红,它是无罪的呀。

婆婆:那我的大蒜,它就犯法了吗?现在知道错了,晚了,连你这些个口红,包括你这扇门。

(喜点:结构+欲望。 蒜不犯法——人会犯法 比喻+精神欲)

儿媳妇:妈,你想干什么?舒服。

公公:刚要睡着,你们俩能不能别吵了?

婆婆:回去!

公公:好嘞。

(喜点:结构+欲望。 不回去——回去。 否定+精神欲 软弱)

科长:那个那个,大家都消消气啊,不管怎么说,加上这个字,这门也算是值钱了。大伟啊,之前不知道啊,看到你家这种情况,我心里舒服多了。大伟,你也不容易,家吵成这样,每天还为工作在单位笑脸相迎,你心真大呀,但是我得感谢你,经历过这场战争,让我彻底清醒了。阿姨,弟妹,我说两句,我觉得,别吵,其实家里有些事儿啊,也可以通过报警来解决。望采纳,走了,大伟。甜美的生活,甜美的生活,无限好。

(喜点:结构+欲望。 叫错名字。 好话+精神欲)

大伟:妈,有你们真好,爱你们。

儿媳妇:那个,妈。

婆婆:啊。

儿媳妇:刚才咱俩配合的不错哈。

(喜点:结构+欲望。 真配合(假吵)——假配合(真吵) 反话 +精神欲)

婆婆:挺好,哎呀,你挺解气,我那蒜扒不少啊。

儿媳妇:你更解气,我那口红也让你撅得差不多了。

婆婆:哎呦,妈这戏隐一上来吧,有点没搂主。其实我一直幻想怎么跟你吵一架,你说今天真吵了吧,心里还真是有点不舒服。

儿媳妇:哎,妈,你上次跟人这么吵架是什么时候啊?

婆婆:哎呦,那得是十几年前了吧,跟大伟他奶。哎呀,但那次我们俩吵完架以后吧,两人关系变得可好了。

儿媳妇:照你这么说,咱俩这架还吵对了呗。

婆婆:吵对了,吵对了,一家人嘛吵架不怕,只要心在一起,吵吵闹闹也是家。

儿媳妇:妈说的对。妈,走啊。

婆婆:干吗?哪去?

儿媳妇:我请你吃米线去。

婆婆:行。

(完结)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