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邻居相处(和邻居相处)

2022年5月15日06:34:19女邻居相处(和邻居相处)已关闭评论

我刚到深圳时,在龙华一家电器厂跑业务。厂里不安排食宿,我在工厂附近寻了大半天,终于在清湖觅到一处落脚之地。租房位于清湖的一处城中村,房子不大,一个单房,但环境不错,我还算满意。

住宿的事解决了,当务之急便是把工作的事稳定下来。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我第一次跑业务。此前,我仅在大学期间,有过一段短暂的兼职经历。也许见我为人还算灵活,加之又有老乡这一层关系,经理私下传授给我一些秘技。其中,包括用一周时间,敲开陌生邻居的门,向他介绍自己。

我原本以为,这个训练并不难,毕竟,大学期间,我当过学会生干部。与人打交道,多多少少有些经验。可接连敲门碰了几次壁后,我才意识到问题所在。按理说,住在一栋楼房的人,总归算一件缘分,别说成为知己好友,见面遇到,微微一笑则是必须的。无缘千里来相会嘛,可是呢,相会倒是相会了,来到一栋楼,却有些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租客们一进到房间,便大门紧闭。偶尔在楼道口相遇,也相逢不相识,跟陌生人似的,一副冰冷面孔,更别提以微笑示人了。

不过,非深圳如此,这在城市已成常态。

上班第三日,经理问我敲邻居房门的进展情况。我坦言相告,屡屡失败。末了,我又加上一句,虽然败了,我仍会屡败屡战。经理敲我了一句,跑业务要讲方法,认识邻居也一样。道理是相通的,你把邻居的事搞定了,跑业务也算打通了第一关卡。

回到屋里,再想想,经理的话的确有几番道理。不过,即便没听经理这番言辞,我对于和邻居间的相处,也是抱着极大希望的。每每遇见,不管对面的人,是何表情,我一律先露出笑容。

俗话讲,伸手不打笑脸人。邻里之间,对人微笑,总能暖人心田。再加之,时间一长,多少混得像个老租客,脸面熟了,再去敲门时,对方的表情慢慢便松动了。见面时,我们还能寒暄几句。

进厂三周后,我的工作实现历史突破,拿下了第一个订单。虽然金额不大,提成也不高,对我而言,却有着非凡的意义。我们经理似乎觉得我还有些潜力,可以好好培养,对我也有别的期待。

当然,我得承认,经理有很大功劳,而我的邻居们,也给了我极大的宽容。毕竟,住在城中村的租客,多是基层打工者,工资不高,人心本善良宽厚。你对他真,他对你更真。

一个月后,我把每家每户的门都敲了一遍,也几乎和所有邻居见过面。但住在我楼上有户人家,我每次去,都无功而返。我确认里面住了人,而且是女人,因为她把鞋架放在门口,架子上,摆着三四双女鞋,尤其那只红色高跟鞋极其显眼。

我向对门的邻居打听了,屋里的确住了个女人,她经常很晚回家,见不到她很正常。我还想了解更多,邻居有些语焉不详。我以为他们两家有矛盾,只好暂且搁置。

经理的秘技中,有一条,叫死缠烂打。提到这一点时,他还暗暗笑了一下,实际上,这是他最初在工厂谈恋爱追女朋友悟出来的道理。

我当然不会就此罢休。

隔了一天,我刚下班,回到屋里,凳子还没暖热,外面有人敲门。住了这么久,一直是我敲别人的房门,如今,有人来敲我家房门。我起身开门,屋外站着一个男人,戴副无框眼镜。眼镜住在三楼,大约因为我也戴眼镜的缘故,当时我敲开他家门时,他没有显示有特别拒绝的态度,认真听完了我的讲述,成为我在这栋楼房里,认识的第一个人。当然,房东肯定要除外。

眼镜是来请我喝酒的,那天是他生日,但他找不到人庆祝,又特别想喝一杯。他在富士康上班,据他说那时龙华富士康有二三十万人之众,可他们在流水线上班的工友,人与人几乎不交流一句话。下了班,回到宿舍,也各玩各的。他实在受不了这种压抑,从宿舍里搬了出来。

看来,人与人之间,还真是需要交流的。即使男人,也需要友情与温暖。那天晚上,我陪他喝了三瓶啤酒。他不善饮,但心情好,多喝了些。我们在一家小饭店吃的饭,他喝趴了,还是我结的账。第二天他想起此事,找我还钱。我当然没要,算是给他庆生吧。不过,我趁机问了下他楼上女邻居的情况。

眼镜起初有点不好意思,看我问得认真,便一五一十地说了。原来,楼上女邻居在酒店上班,昼伏夜出,有人看到她穿得花红酒绿,性感迷人。甚至,她对门那户男主人亲眼目睹,深夜时分,她带过两三个陌生男子,来她家,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

事情已经清晰明了。末了,眼镜再三提醒我,不要去招惹她。她认识一些狠人,可以让你很难堪。甚至,会这样。说话的当儿,眼镜做了个吓人的手势。

老实说,眼镜的话的确吓到了我。出门在外,不就是图个平安么。我想跑业务,但也不至于去招惹一个这样的女邻居。

有时,你越是害怕某一件事,这件事便会主动找到你。我与女邻居也是如此,几日后的晚上,我便与她碰面了。

那晚,业务部经理找了几个人喝酒。其中就有我。我是唯一一个尚没有过试用期的新人。但经理在酒桌上表示,他很看好我。他叫我过去相聚,就是当场向我示范,毕竟,喝酒是跑业务必须迈过的一道坎。

因家庭环境的原因,我多少有些酒量。可那晚,他们那样子,的确让我惊为天人。以那样的标准来衡量,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经理在场,我必须舍命陪君子。好在他并没有让我往死里喝,看到的确有七分醉意了,便让我回家。

而他们几个人物,据说还有后半场。后半场同样是跑业务必备技能,不过,我才初涉社会,不宜这么早介入。一年后,我才知道,他们当晚去了KTV,名义上是唱歌喝酒,其实是与姑娘们谈生活和梦想。

行至半路,我才意识到我的确喝高了。和那几个酒场高手混在一起,我根本不是对手。那酒后劲很大,越往前行,我越跌跌撞撞。那时夜色已深,路上几无行人。我好不容易来到楼下,却怎么也找不到钥匙打开大楼那道门。费了一番工夫,没有起色。好在这时,那位女邻居回来了,她不但开了门,还让我先上楼。

其他的事,我记不清了。但我记得,到我家门口时,我对她道了声谢谢。她露齿一笑,牙齿洁白,人也很美,但不妖,与眼镜嘴里的形象判若两人。

像某种规律,有了第一回见面,之后再见,似乎成了顺理成章的事。应该是周一那天早上吧,我开门上班,正好碰到楼上女邻居下楼来。我们相逢一笑,出了大门,便各奔东西。

第三次见面,仍然是晚上,在一家夜宵店。有位潜在客户自广州来深圳,夜宿鹏城,经理悄悄授予我计谋,让我请他宵夜,之后再如何如何,徐徐图之,定能拿下大订单。

我依计行事。那位客户喜欢街头小店,认为很有生活气息。我带他去了一家海鲜粥城,点上一粥,外加烧烤若干,然后,再配以冰镇啤酒,一番痛饮。不知不觉,夜便深了,其他夜宵客陆续离开,转眼,摊挡里只有我们这一桌客。

邻桌已经有人在清扫卫生了。我恍了一眼,那个女人,有些眼熟,再仔细一看,分明是我那楼上的女邻居。

那晚,我拼尽了全力,客户也喝得高兴。我去收银台结完账,路过那个在收拾桌面的女人时,她突然对我说,看你喝了那么多酒,回家注意安全。我愣了一下,很快明白她就是楼上的女邻居。我说了声谢谢,然后走了。

我想起眼镜,以及别的邻居,关于她的传闻,看来,他们都是错的。她的确在上夜班,只是她在辛苦劳动。

九月的一天晚上十点半,突然下起了一场暴雨。雨持续不断,我把阳台上的衣服收回屋内,望着外面的雷鸣电闪,我心中一动,抓起一把伞,走进雨中。

我抵达海鲜粥城时,粥城已经打烊了,女邻居随身带了一把小雨伞,她撑起雨伞,准备回家。看到我,她很奇怪。我说,我刚好在附近陪客户,吃完想到你在这边,又下起大雨,顺便过来看看,雨天路滑,我们可以一起回家,相互有个照应。

她答应了。于是,便一起回家。行至一半,到了公园,她说去去就来。我在外面等了七八分钟,她终于出来了。不过,她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原来那套在粥城干活的朴素衣服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件鲜艳亮丽的服装。

为此,她解释道,不希望邻居们知道她在粥城打工,她更想以光鲜亮丽的形象示人。

雨势依然很大,我们两把伞并作一起,人也便挨得更近了。路上,我很想和她说说,邻居们对她的传闻,但我张了几次嘴,也说不出口。

因了这次雨夜同行,我们的关系便近了很多。之后,她有天休假,我请她吃了一次饭。为了赚钱,她打了两份工,早上七点出门,去一家塑料厂上班,晚上八点从厂里下班后,又匆匆赶往海鲜粥城。

她随身的包里,带着三套衣服,一套塑料厂厂服,一套在粥城上班穿,另有一套,则在从粥城回出租屋里,她穿上,以最漂亮的形象出现在邻居们面前。她觉得,只有这样,才不会被人看不起。

眼镜知道我和她走得近,特别好心地上门提醒我,不要被外表蒙住了双眼,陷入女人的爱情陷阱,可就得不偿失了。

对于眼镜的话,我不敢相信,却也不敢全盘否定。毕竟,南来北往,这座城市里的陌生过客太多,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也不排除女邻居是个隐居的世外高人,一个高明的骗术专家。

一个月后,大约觉察到了我的变化,女邻居说要请我吃饭。在楼下找了家重庆烤鱼店,点了鱼,她却一直不说话,只先猛饮三杯酒。待到酒劲上来了,才开口滔滔不绝。

果不其然,眼镜的猜测和邻居们的传闻,竟然真有其事。她的确在酒店当过服务员,向客户推销酒水,也会受邀陪饮。但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当时,她在东莞,不过,当服务员是出于无奈。干了两年,还清了债后,她便逃也似的,从火坑里逃出来。

一开始在东莞,四处找工作,近三个月后,才在一家工厂寻得工作。却谁曾想,工厂一位主管,曾在夜色里见过她的风姿,一时风言风语,甚至有人以言语相讥,甚至动起手来,以为可贪得某种欲望的满足。

她连工资也没讨要,一路奔跑,到了深圳。谁知也不容易,虽然没人见到她,对门那位男邻居,却被她的风艳吸引,以为可以占些便宜,以言语相激,她怒目相视,细细考虑后,想了个法子,悄悄将男邻居的行为举止告知他妻子。

他家因此发生了一场战争,自此,男子再未来打扰女邻居。但从此关于女邻居的传闻,便在邻居们中间开始了。

女邻居这一番经历讲完,啤酒也喝完了两瓶。我不知说些什么好,这时说什么都是无用的,只好陪她喝酒。

回去的路上,女邻居问我,你相信我吗?我说,当然相信。她又问,真的?我很果断地点点头。相同的问题,她问了我三次。看来,她真的喝醉了。这同时也证明,她很在意我的答案。

快到楼下时,她突然说,一个人做了错事,当他想改变自己,太难太难了。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他身边的环境不愿意让他改变。你是个好人,谢谢你,谢谢你相信我。你是我们这栋楼,第一个相信我的男人。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太久了,我会永远记得你。说着说着,她脸上便流下一脸泪。

上楼后,我们各自回家。回屋冲完澡,我躺在床上很久睡不着,我想,我一定要让眼镜相信她,不但眼镜,我还要让所有邻居都相信她,相信她是一个好女人。

可是,我还来不及做这件事,她就搬走了。她搬走的消息,是眼镜告诉我的。

她终于走了。眼镜脸上含着笑,为了这一天,我们期盼了太久。今晚,我们去喝酒吧,喝酒庆祝。我发现有家海鲜粥城的粥特好吃,我们去喝海鲜粥好不好?

我没和眼镜说话,我径直去了楼上女邻居的家,她家的房门敞开着,里面空空如也,连卫生也打扫得干干净净,好像在等待着另一个女主人的到来。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