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婆婆实在无法相处(妯娌不和婆婆会怎样想)

2022年7月20日10:53:55和婆婆实在无法相处(妯娌不和婆婆会怎样想)已关闭评论

和婆婆实在无法相处(妯娌不和婆婆会怎样想)

1.

婆媳相处:这好像在中国家庭里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而一个好妈妈,好媳妇影响着一家三代的幸福,左养右学教育赖颂强建议每一个妈妈都要做一个有智慧的妈妈,这样不仅让老公好过,更为孩子做到一个尽孝的榜样。

何小西决定嫁给丁涛之前,何父何母稍稍发表了一下意见:丁涛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以后的婆媳关系怕是难处理。

当然他们也不是激烈地反对,只能算是善意的提醒。

对此,何小西心里有数。丁涛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他一直跟着妈妈生活,何小西从未听他谈及爸爸,他不说,何小西也识趣地不问。她想,那该是丁涛心头的一道伤,她可不能朝他伤口上撒盐。

至于丁涛妈妈,何小西倒是常接触,看起来并不像难相处的样子。她性格直爽,每次何小西去他们家,她都拉着何小西的手,诚恳地说:“我们家涛涛被我惯了一身毛病,你要多担待着点,他要是惹你生气了,看在阿姨的面儿上,别跟他一般见识。”

见女儿态度坚决,何父何母不再说什么,天下父母谁不祈愿着自己女儿能嫁给幸福呢?

2.

婚后何小西每次买点东西孝敬爸妈时,何父何母都提醒她:“你要给你婆婆也买一份,她一个人把丁涛拉扯大不容易,现在也该让她享享福了。”

何父何母都是退休教师,修养素质高,他们秉持着“家和万事兴”的传统观念,真心希望女儿能有一个和睦的家庭。

何小西抿着嘴笑:“不用你们提醒,早买了一模一样地送去了。”

婆婆是个聪明人,从不埋汰何小西对她的好,逢人就说:“我这哪里是娶了个儿媳呢?真真的是老天赐了我个闺女。”

这样的日子过得风平浪静,何小西心下得意,自己的那帮闺蜜个个把婆媳关系渲染得像中东局势,其实哪有那么邪乎,是她们没她何小西有智慧,不懂得经营。

可是,不久就发生了一件事,把这平静的日子搅得起了一丝波澜。

3.

农历年快到了,何小西寻思着:该给婆婆爸妈买点什么呢?

她想起上次陪婆婆散步时,正巧碰见邻居刘阿姨,刘阿姨穿着一件崭新的皮毛一体的大衣,婆婆上去一边用手摩娑着那光滑的皮毛,一边啧啧赞叹。

何小西想:送人东西就该送人家喜欢的。他决定给婆婆、妈妈各买一件皮毛一体的大衣,给爸爸买一件皮棉鞋。

到商场一看,何小西倒吸了一口凉气:乖乖,这大衣一件打完折还得3000块!两件大衣买下来,这年就不要过了。

思忖再三,妈是自己亲妈,大衣先不给她买了,最终何小西给婆婆买了大衣,给爸妈各买了一双皮棉鞋。

送大衣的时候何小西多了个心眼,把购物小票拣了出来。

婆婆是个聪明人,不会不知道这大衣的价格,把小票放进去,像是在跟婆婆要人情,倒不如拣出来,显得低调诚恳。

果然婆婆一见大衣就喜笑颜开:“哟,这一件大衣得好几千呢吧,太贵重了,太贵重了!”

何小西避重就轻: “您老别管贵不贵,只要穿着高兴就成。”

过了半个月,婆婆突然打来电话,支支吾吾地说:“小西,你那件大衣在哪买的?”

何小西问:“怎么了?”

“掉毛掉得厉害,别是商家拿件高仿的糊弄你的吧?”婆婆话讲得婉转,明显是在给何小西找台阶下。

“你把大衣包装好,我这就去找商家调换。”

何小西起身找购物小票,可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那张小票。何小西急出一身汗,怎么也不记得那天她随手将购物小票放哪了。

只能硬着头皮拎上大衣和婆婆一起去找商家理论。

没有了购物小票,商家自然不承认是他们售出的。

何小西气得肝疼,婆婆在一旁敷衍地劝:“算了,算了。”

她显然认为何小西本来就是低价买的仿品,现在的一切都是在做戏。

何小西满腹委屈,却又说不出口。

从此以后,何小西再给婆婆送东西,婆婆的反应都是淡淡的。

4.

这样别别扭扭的日子过了小半年,何小西怀孕了,丁涛高兴坏了。

何小西的妊娠反应特别厉害,浑身无力,啥也干不了;丁涛毛手毛脚的照顾不好她,就提议打电话让他妈过来。

因为这小半年的别扭,何小西有点害怕和婆婆朝夕相对,就想让自己妈过来照顾。

何母说:“我去也可以,但还是先问问你婆婆,她要是不愿意去,我再去,如果绕过她我直接去,会制造矛盾。”

何小西只好让丁涛给婆婆打电话,婆婆一口应承下来,第二天一早就提着箱子进了门。

婆婆来了,何小西家乱成一锅粥的生活清爽了许多,但新的问题也接踵而至。

5.

婆婆说是来照顾何小西的,但眼里似乎只有她宝贝儿子。每顿吃什么不是先征询何小西的意见,而是先问她儿子。吃饭时饭盛到他面前,洗澡前先替他将换洗衣服找好。而何小西有什么需要,除非何小西自己主动提,否则从不会主动过来帮忙。

何小西哪好意思老跟她提要求呢,于是就常常支使丁涛给自己倒杯水啥的,这时,婆婆就忙抢着说:“我来我来,涛涛上一天班挺累的。”

何小西哭笑不得,这她倒勉强能理解,毕竟哪个妈妈不疼自己的孩子呢,更何况他们家这个情况,婆婆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对孩子的付出自然比一般母亲更要多些。

何小西不能忍受的是,婆婆对她肚子里孩子的性别,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兴趣。

刚三个月多一点,就天天催着何小西去做胎儿性别鉴定,婆婆的心思显而易见。

丁涛为了缓和矛盾就做何小西的思想工作:“不然咱们就去查查,咱们自己不也好奇吗?还能堵堵老太太的嘴。”

何小西点头了,于是他们托人找了一家私人诊所,花1000块钱做了一个胎儿性别鉴定,鉴定结果下来了,是个女孩。

何小西和丁涛倒没所谓,婆婆却垮下了脸,整天长吁短叹。

丁涛安慰何小西:“妈是老一辈人,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也正常,你别往心里去就行。”

何小西听着有道理,于是就在心里自动屏蔽了婆婆的种种反应。

6.

几天后,何小西见餐桌上多了碗黑不拉叽的汤,婆婆脸上堆满了笑:“小西呀,你不是说最近胎动厉害吗?我替你讨了个安胎的偏方,听说特管用。你试试。”何小西也没多想,捏着鼻子喝了下去。

一天午休,何小西正睡得迷迷瞪瞪,听到客厅里有人在压低声音说话,她仔细一听,是婆婆和楼下的刘婶在谈话。

“刘婶,你这换子汤真管用吗?”

“那还有假,只要小西喝完七七四十九天,保管她给你生个大胖孙子。”

何小西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冲进客厅,夺过刘婶手里的药包,一把掼在地上。

何小西这就算和婆婆正式撕开了脸。

7.

纵使生活有太多琐碎的烦恼,女儿妮妮的到来还是点燃了何小西内心的喜悦。

她和丁涛说好了,不办满月酒,不收受礼金,一切从简,好节省点精力,照顾好孩子。

虽然消息早放出去了,但亲戚朋友过来看总要包个红包意思一下,两口子推让,婆婆也在一旁附和:“心意领了,红包就算了,丫头不金贵,等下胎抱孙子,你们再一起补上,哈哈哈!”

话音刚落,何小西就炸了:“谁告诉你我要生二胎了?丫头怎么就不金贵了?告诉你,我就要妮妮一个!想抱孙子,下辈子吧!”

8.

和婆婆关系僵成这样,何小西断不肯再让婆婆留在这带孩子。

彼时何母患了风湿,生活起居都需何父照料,哪还能给何小西带孩子呢?

何小西只好咬咬牙辞职自己带。

多个孩子,家庭开支明显增多,加上何小西又辞职了,只丁涛一个人赚钱,经济上就拮据起来。

有时候压力也是动力,丁涛工作愈加卖力,不久就升任公司部门主管,薪水翻了一番,应酬也多了起来。

9.

真是应了男人有俩臭钱就变坏的老话,丁涛也没能逃脱这个魔咒。

那天周末,何小西带孩子去上早教课,丁涛留在家搞卫生。

何小西已出了小区,想起孩子的水杯忘了带,就折回头回家拿水杯。

敲门每人应,何小西自己拿钥匙开了门,书房门关着,只听丁涛在跟什么人聊天。

何小西推门一看,丁涛正手捧手机和人视频聊天。抬头看见何小西杵在面前,他大惊失色地挂断视频通话。

何小西夺过手机,一个赤裸着身子的女人还定格在屏幕上……

10.

这事一闹开,婆婆第一时间赶到了。她冲丁涛脸上就是一巴掌:“不争气的下作东西!”然后转头对何小西说:“小西,这件事我站在你这边,我支持你跟他离!”

小希愣怔了半晌才回过味来,她冷笑道:“这是你们娘俩设好的局吧,你不是一直嫌我没给你生个孙子吗?这回让你儿子再娶个老婆,替你生孙子吧!离,现在就离!跟你们这种人多呆一秒,我都恶心!”

婆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嘴巴张了张,终究什么也没说。

丁涛自知理亏,什么都不跟何小西争,妮妮归了何小西,本来房子何小西也想要的,但她想想,再住在这个房子里,只会勾起她屈辱的回忆,于是让丁涛把房子折了60万块钱给她,她抱着妮妮回了娘家。

11.

一晃眼,妮妮都快上小学了,何小西一直住在娘家,因为当初考虑到还会再婚,就没买房,不想找的男人一个比一个不靠谱,何小西彻底灰了心。

眼看着妮妮都要上小学了,她才急着要买一套学区房,而此时的学区房,一套小两室都涨到100多万了。

这天她刚走出公司大门,一个人朝她迎面走来,她一抬头,是丁涛。

几年不见,丁涛苍老了许多,何小西后来听说丁涛再婚了,但对象不是那个小三,是婆婆刀架在自己脖子上说:“娶谁都可以,就是不许娶那个狐狸精!”

听到这个消息时,何小西挺诧异,就像此刻看着眼前的丁涛,她也一样诧异。

“我妈,她想见见你和妮妮……”丁涛嗫嚅着。

“嗬,这又是演得哪一出!”何小西冷笑。

何小西想起,刚离婚那会儿,婆婆常常提着东西来看她和妮妮,都让何小西连人带东西轰出门,何小西还不解气,拣那些捅心窝子的话刺她。后来就不敢再来了。

今天不知道又是憋什么招。

“小西,以前的事是我对不起你。我妈,她得了肺癌,日子不多了,希望你能满足一下她最后的心愿。”

何小西愣住了,轻叹了一口气,过往的恩怨在生死面前何值一提。

12.

医院里,妮妮看着病床上那枯瘦如柴的老太太,有点害怕,直往何小西身后躲。

“放妮妮出去玩会吧,咱娘俩说说话。”

何小西让妮妮去走道玩,她在病床前的一张凳子上坐下来。

婆婆从枕头底下摸索出一个盒子递给何小西。

何小西打开,是一把钥匙和一个房产证。

她迷惑不解地看着婆婆。

婆婆开口了:“这是我那套房子的房产证和钥匙,我把它留给你和妮妮,房子虽小了点,好歹是学区房,能解决妮妮的上学问题。”

“这,这不合适。”何小西推辞。

“你听我说,当年你特别不理解我为什么劝你和涛涛离,长辈不都是劝和不劝离吗?是因为我比谁都清楚,你要是继续和涛涛走下去,心里的那根刺,永远拔不出来,这日子怎么都过不顺溜。

我年轻那会儿涛涛他爸在外面处了个相好的,为了给涛涛一个完整的家,我死活不肯松手。这一拖,拖了七年。这七年里,我每天都像在油锅里煎熬。涛涛爸终究还是带着那相好的跑了。

我一直教导涛涛要做一个忠诚负责的好丈夫,没想到他还是走了他老子的老路……

小西,都怪我没管教好涛涛,伤着你了,我心里有愧呀!”

何小西紧紧握住婆婆的手,泪如雨下。她没想到她和婆婆这么多年的恩怨,竟是以这种方式和解。

13.

一个礼拜后,婆婆走了。

碍于自己特殊的身份,何小西没去参加葬礼。

事后她一个人去了婆婆的坟前。

一生要强的婆婆终化作一把灰归于尘土,何小西无限感慨,她注意到旁边的坟墓都是夫妻合墓,只有婆婆的是一座孤墓。

秋风乍起,何小西摆在婆婆坟前的一束菊花被吹得凌乱不堪,何小西的泪也跟着凌乱而下。

她好恨一切不能重新来过,那些鸡零狗碎,何足挂齿,她却紧抱着不放,把它们化作语言的利刃,一次次扎向婆婆那千疮百孔的心!

世间的人与事,大抵如此,当懂得珍惜时,他们已从你的世界消失。

END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