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职场商战小说

2023年1月1日00:45:49都市小说职场商战小说已关闭评论

都市小说职场商战小说(都市商战职场类小说)

周末的最后一天,今天小洁是早上八点的班,六点多就起来收拾,七点出发去医院。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天气越来越冷了,没有几天就要迎来黑夜长白天短的季节了,大家一定要注意保暖,季节交换,容易感冒,外出一定戴好口罩。总算有时间追小说了,但小洁也没忘和大家一起分享好看的小说,今天小洁给大家分享几部好看的职场小说,喜欢的书友们快点刷起来吧!

职场工作:每一个孩子成年后,都会出来社会工作的,左养右学教育赖颂强建议我们家长在培养孩子时,就是需要按社会的准则来培养孩子,包括了人际关系的处理,职场的规则意识,团队合作,抗挫能力等,这些是每一个成年人在职场工作中都会遇到的问题。

第一部《惹不起先生》字数:242772

小说简介:

自从毕业之后,温雅就好像倒了八辈子血霉,第一家公司加班到死不给加班费还莫名其妙砍掉一半工资,第二家公司入职不到三个月忽然倒闭,第三家公司的领导……让她去接机。林雪河:“我等了你足足一个小时。”温雅:“实在对不起,公司到机场只要一个小时,我有提前两个小时出门,可是遇上了连环车祸堵得我动不——”林雪河:“这是理由?”温雅:“……不是。”林雪河:“你耽误的不但是你自己的时间,也是我的时间。”

入坑指南:

清透的汤汁,雪白纤细的面条,细腻绵软的口感。

门可罗雀的冷清。

“既然已经约了女孩子,难道不应该做好一切准备吗?就算事发突然,难道不应该提前通知吗?就算事发太突然以至于忘记通知,难道不应该更有诚意地道歉吗?”

温雅用力夹断面条,抬起头看着林雪河:“没有做好准备,没有提前通知,没有诚恳道歉,林先生您说是不是很过分?”

“……”林雪河刚夹起的面顺着筷子间增大的缝隙滑回碗里,“我说了有用?”

“没用是没用,但是这种男的是不是有点差劲?”

“那就别理他了。”

温雅一噎,眼神乱飘犹豫起来:“但也不能因为一次的过失就决绝到这种程度……”

“既然不能因为一次过失就去否定一个人,那你还生气什么?”

大道理是一回事,生不生气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可就是生气啊,被放鸽子饿了肚子丢了脸当然会生气。”

话题回到原点,死循环。

林雪河低头吃自己的面,懒得理她。

不被搭理好几分钟,温雅憋红了脸也还是没憋住:“林先生,您知道世上最难受的事情是什么吗?就是你想吐槽的时候,却没有人接话。”

林雪河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惹你生气的是另外一个男人,为什么我要来背这个锅?”

“……”

温雅忿忿低头,大口吃面。

她心里又气又窘又不敢正面杠林雪河,找了半晌只好拿面撒气:“这面怎么这么难吃,不吃了!”

因为闲趴在柜台上玩手机的老板立马不乐意了:“妹子,你这话可不能这么说,不合胃口是有的,你说难吃那就不对了。”

温雅四下一看,除了他们没有另外的客人,于是梗起脖子:“一点味道都没有,当然难吃了。”

“嘿我说你这姑娘……”老板气急,他看看置身事外的林雪河,立刻将他扯进来,“那位帅哥,你说句公道话,我们家的面很难吃吗?我看你都快吃完了。”

对面和斜对角两道火辣辣的视线瞪着,林雪河筷子一顿,慢慢抬起头。

温雅深吸一口气,来吧来吧,反正她今晚就是倒霉!

林雪河看了她一眼,悠悠开口:“咽还是能咽下去的。”

满心期待的老板呕出一口心头血,挂在柜台上正式陷入半昏迷状态。

好、好毒。

温雅向老板投去同情的一瞥,却情不自禁地咧开了嘴。

打赢了什么仗似的,喜不自胜。

林雪河吃完最后一口,起身去柜台结账,支宝宝一扫,小钱钱到账。

老板看着到账金额,满血复活。

“这这这……”

林雪河指指温雅,面容平静:“连她的账一起买了。”包括乱发脾气的账。

老板笑逐颜开,对温雅都热情起来。

“两位再来啊,我们一定会改进口味的,一定要再来啊——”

温雅莫名,觉得这老板有病。

吃完饭后林雪河直接将人送回到小区门口,也算熟门熟路了。

温雅坐在车里,仰头数小区正门对进去第一栋楼的层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啊,灯还亮着,怎么还不睡!”

她沮丧至极,一副不应该的样子。

“现在才八点半。“

温雅以头捶窗:“我知道啊……”

她磨磨蹭蹭,不想下车。

下车就意味着要回家,回家就意味着要接受父母的盘问,也就意味着自己会因为出门前兴高采烈的样子被打脸,然后无、地、自、容!

她抬起泪汪汪的眼睛,“凄楚哀怨”地看向身边的男人:“林先生……”

林雪河微笑以对。

“下车。”

十秒钟后,温雅气呼呼地甩上车门,她就不应该期待林雪河有同情心这种东西!

难怪这么好的条件却没有女朋友,果然是凭实力单身的!

她内心疯狂吐槽着,迎面走过来一个穿着灰色长裙的女人,发髻高绾,两道眉毛细细长长,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一脸欣喜地朝她招手。

“温雅,正巧撞见你!”

温雅的脚条件反射似的往后一退,扭头看了林雪河的车一眼后花容失色:“韩老师?!”

韩老师笑得花枝乱颤,不由分说抓住了她的胳膊:“哎呀温雅啊,可算让我又逮着了,有男朋友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干嘛骗你妈说没再谈恋爱,害得你妈妈还以为我乱说。”

“不不不您真的误会了他只是顺路送我回来并不是男朋友我仍然是那个纯洁无瑕的母胎solo!!!”温雅一边解释一遍尝试挣脱,无奈韩老师养了一把好铁钳,愣是抽不出来。

“哦呵呵呵呵~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容易害羞~”韩老师假装看不见她的挣扎,拉着她快步往回走,“哎呀来,给我介绍一下。”

坐在车里的林雪河将两人的拉扯看了个大概,了解到对方是熟人而并非胆大包天的人贩子之后,脚踩油门打了个方向盘离开了。

中年妇女在适龄男女面前的战斗力,他可不想尝试。

林雪河走了,温雅大大松了一口气。

韩老师眨了眨眼睛:“你男朋友,也跟你一样害羞?”

都市小说职场商战小说

第二部《女人就是红颜祸水》字数:193622

小说简介:

一场事故,把两个毫不相干的两个人串联到了一起,从那时候开始,你的开心就是我的开心,你的悲伤就是我的悲伤,不管我们之间有多少误会,问题,这都是为了我们一辈子的幸福而做铺垫,走过那些坎坷,就能看见我们的未来。 那场事故,是爱神丘比特的妙手,是为了让我遇见你!

入坑指南:

张靓赶紧转身跑了,跑进了公司。

“张靓…”陈子誉叹了口气。

“陈子誉,你在门口站着干什么呢?怎么不进公司里?”一个声音忽然传来。

陈子誉赶紧回头一瞧,高俊松正站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陈子誉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来透口气的。”

高俊松拍了拍陈子誉的肩头,说:“那份项目,做得怎么样了?”

陈子誉说道:“已经做好了,我仔细地看了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高俊松舒喘一口气,说:“老爷子下个月就要回来了,这个项目得赶紧做好。”顿了顿。高俊松又说道:“到时候一起陪我去接他老人家,好吗?”

“为什么?”陈子誉诧异道。

高俊松苦笑道:“你想想,我把公司的业绩做的这样差,老爷子回来还不要了我的命?所以让你陪我一起去接老爷子的飞机。这个项目,毕竟也是你做的麻。”

陈子誉望着外面的大街,忽然说道:“我想调离公司。”

这句话显然大出高俊松的意外:“为什么?”

陈子誉深喘了一口气,说:“我想离张靓远一点。”

高俊松死死的盯住了陈子誉。“为什么?”他又重复了一遍。

“没有为什么。”陈子誉故作轻松。

高俊松一把抓住陈子誉的肩膀,吼道:“是不是你又对不起她了?”

陈子誉将脸转了过去,带着一丝不忍地说道:“我只当她是妹妹。这样相处下去,让人很尴尬,不如…”

高俊松似乎看出了一些弥端,他叹了口气。

“我意已决。”陈子誉坚决地语气使人无从反驳。

“你真的想清楚了吗?”高俊松放开了陈子誉的肩膀,“能不能别让张靓伤心?我们大家都是从小的好玩伴。”

“可是现在已经长大了!我们都长大了!”陈子誉终于吼了起来,眼睛通红得如同狮子一般,“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们大家能不能不要总回忆过去?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人不能总活在记忆里!”

高俊松的表情立刻变得惊讶起来:“张…张靓…”

陈子誉回过头,张靓亭亭玉立地站在他的身后,脸上的表情如阳光般灿烂,她笑着走在陈子誉的身边,笑吟吟地说道:“原来我在你心中就只是小时候的回忆而已呀。”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陈子誉回过神,赶紧向张靓解释。

“不用解释了!”张靓挥挥手,“我亲耳听见的,还能有假吗?”

陈子誉沉默了,张靓的手握的紧紧的,向高俊松说道:“我要回去工作了,你们慢慢聊。”她转过脸,不冷不热地向陈子誉说道:“继续发表你那高见吧,子誉哥哥。”

扭头就走,头也不回!

高俊松急忙喊道:“张靓!”高俊松急忙追了上去,气急败坏地扭过头对陈子誉叫道:“陈子誉!马上到我办公室来再说!”

张靓转过走廊,高俊松急忙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想哭,就哭出来吧,千万别闷在心里。”

“伤心?哈哈。”张靓笑了起来,对高俊松哧之以鼻:“我为什么要伤心?我现在很好呀,我没有必要伤心。是我自己多情嘛。”

静了半晌,忽然传来了张靓低低的抽泣声。

高俊松一把将张靓拥入怀里,心疼地说道:“张靓,不要哭了,好吗?你是个好女孩,还是有人喜欢你的,只是…只是…”

高俊松摇了摇牙:“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张靓抽泣的声音渐渐停止了,高俊松肩膀上的衣服湿了一大片。张靓通红着眼睛,哽咽地问道:“这是真的吗?”

高俊松狠狠地点了点头:“真的。”张靓忽然低低地说道:“可是我只想要陈子誉…”

高俊松全身忽然颤抖了一下,拥着张靓的手慢慢地放开了。高俊松神情黯淡,光彩顿失,缓缓地说道:“去洗手间整理整理吧,脸都哭花了。”

高俊松立刻转身走进了公司,背影颓唐的犹如老人。

陈子誉一进公司,一排排的眼睛齐刷刷地望着他,陈子誉不理会这些人的目光。忽然大家的目光又集聚在陈子誉的身后,张靓从陈子誉的身后穿了过去,眼睛通红微肿,陈子誉的心觉得被人狠狠地扭了一般的疼。

陈子誉烦躁的点燃一支香烟,深深吸一口,借以平息心里涌满的疼痛。和张靓自小就玩在一起,自己是打心底里疼这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张靓总是笑盈盈的,似乎没有什么事能让她烦心,如果可能他愿意尽全力呵护那份笑容,而不是这样总是让她哭。看着她一次次因为自己流下眼泪,他心里骂自己不知多少次了。可这又是谁的错呢?张靓要的恰恰是自己给不了的,所以无论自己怎么做,张靓都是无法快乐起来的。感情的事情他自己都管不了自己的心,他不爱她,很早以前就确定自己的心意了。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看着张靓的笑容,他常常想,他愿意一辈子守护这份笑容,想要一辈子都能看到这笑容。这如此纯净温暖的笑容,她一笑仿佛春天就来了。可是慢慢他明白,这不是对一个女人的爱,这是对妹妹的爱。没有心跳,没有无措,没有想要燃烧自己的激情。有的只是平静的爱,温暖的期盼,满心的对一个妹妹的包容。这些他能对张靓说吗?能说清吗?在自己心里她是重要的,不只是一个儿时玩伴,而是像亲人一样,她能明白吗?

第三部《检察官公主》字数:192196

小说简介:

你快点醒过来,季旭,你不能就这样丢下我,季旭!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羽熙的脑子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思考。

入坑指南:

“我们之间早在你决定离开我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尹氏集团的总裁,而不是当年那个为了你傻傻地想要放弃一切的傻瓜!”

书房里正进展的如火如荼,洛羽熙此刻也火急火燎地出现在了尹家大厅里,“小陈,尹彻呢?”

心急如焚的羽熙完全没有看到小陈脸上的担忧。

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羽熙,小陈更是一肚子的疑惑,“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个一会儿再跟你解释,快告诉我尹彻在哪儿!”

“少爷在书房!”

顾不得平复一下气息,羽熙拔脚就往楼上跑去。

看到一路奔上楼的羽熙,小陈这才反应过来,弦子现在就在书房里,不管尹彻和羽熙唱的是哪一出,这万一要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两边都尴尬,他自己更是没法儿跟少爷交代,于是赶忙儿地也追了过去。

(书房里)

“吻我!”听着尹彻的冷言冷语,弦子冒出的竟然是这么一句话,这也完全超出了尹彻的预料。

“你疯了是不是?我都已经说了我”没来得及说完剩下的话,弦子就主动送上了殷红的双唇。

猛地推开她,尹彻的眼里,此刻迷蒙着太多复杂的情绪。

被推开的弦子眼里却是满满的胜利,“果然,你没有完全忘了我。”再度妖媚地贴近他的身体,右手调戏般地在他胸前描画了起来,“你的身体永远比你的嘴更诚实!”

任何一个正常男人怀抱着这么一个尤物都不可能没有生理反应,更何况,这个女人是他曾经深爱过,拥有过的。这样的情景,过往的一切又浮现在了他的眼前,透着她本来就略显单薄的衬衣,那副姣好的身材简直就是呼之欲出。

“女人!”邪魅的笑漾在了嘴边,下一秒,霸道地吻上了她的唇,这样的吻充满了情欲,是的,他尹彻占有过的东西谁都不可以碰。

立即反应过来了的小陈还是没能避免这场惨剧的发生,敞开着的书房大门外,一幕幕都落在了羽熙眼里。那一刻的她是心痛,是害怕,是不安。可是,理智告诉她,离开是她此刻最好的选择,转身,“小陈,我们下去吧!有些事想问你!”

后花园里,羽熙和小陈面对面地坐着,“能单独和尹彻呆在书房,那个女人一定不简单,你难道不预备告诉我她的来历吗?”虽然羽熙心知肚明自己和尹彻只是简单的交易关系,可是在外人眼里,她可是尹彻名正言顺的未婚妻,这倒也方便了羽熙调查弦子的身份。

尽管不愿提及,可,犹豫了一会儿,小陈还是决定开诚布公,“刚刚你看到的是少爷以前的未婚妻。可是自从3年前她离开了少爷,这件事就再也没人敢提起。其实,少爷以前不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为了弦子,少爷还一度跟老爷作对,想要放弃继承人的身份,跟她过普通人的生活。没想到,弦子却为了名利离开了少爷。少爷伤透了心,再加上老夫人临终前的交代,这才接下了总裁的位置,一点一点变成了今天这个冷血无情的尹少爷。”

‘尹彻,原来你的身上背负了这么多!’听了小陈的一席话,羽熙似乎突然明白了初次见面时他身上那股莫名的寒意,‘面对每一个想要接近你的人,都选择戴上虚伪的面具,是害怕再次受伤吗?’这么想着,羽熙好心疼,她似乎可以穿越时空看到3年前那个被伤的遍体鳞伤的男人。

看着陷入沉思的羽熙,“洛检!你没事吧?!”

“哦!没事!我想一个人坐会儿,你先走吧!等尹彻忙完了告诉他一声,我有事找他。”

开着小陈离开的背影,羽熙的心里七上八下,羽熙离开上海之前接到线报,李耀翔一方面跟他们做着所谓的交易,另一方面已经派了一个叫弦子的女杀手潜伏到尹彻身边。现在羽熙可以肯定的是书房里的那个女人确实是弦子,本以为她只是李耀翔派来的杀手,没想到,她居然是尹彻真正的未婚妻,现在看来事情比她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轻轻地抿了一口杯里的绿茶,伴着叹气声,白色的水汽凝结在了寒冷的空气里,“尹彻,你对她终究没有忘情!接下来我到底应该怎么做?你会相信我的话吗?”自言自语着,看向远方的脸上是无可奈何的笑容,心轻轻地抽动着,是不确定的期盼。

再次走进屋里时,尹彻和弦子双双出现在了羽熙面前。弦子身上那件雪白的男士衬衫毫不遮掩地诉说着刚刚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此刻面对面这样站着,羽熙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还是那个熟悉的尹彻,只不过现在他身边站着的才是他真正爱的人,想到这里,羽熙的心开始隐隐作痛。

“小陈说你有事找我!”看着这个让自己想念了5天的女人,尹彻此时的心里竟然是空白一片,弦子的出现打乱了他心里好不容易梳理出来的感觉。弦子已经回来了自己身边,或许对羽熙,真的只是寂寞时的一时迷恋,一种错觉。

他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刺得羽熙好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当前最重要的还是他的人身安全,“可以单独跟你说吗?”

“彻,我饿了,有什么事一边吃一边说吧!”弦子撒娇地在尹彻身上蹭了蹭,看向羽熙的眼里满满的胜利感,她接下这个任务之前早就调查了尹澈身边的人事,更何况眼前这个女人可是李耀翔看重的检察官,女强人。

羽熙选择了忽视一边的弦子,“我在客房等你!”说完,越过尹彻离开了这个让她喘不过起来的客厅。

躺在床上的羽熙自嘲地笑了笑,‘洛羽熙,你和他原本就是假的,他不属于你,而你更不属于这个时空。你到底在心痛些什么?这样不是正好,一切都各归各位,等完成了这个任务,就回到你自己的时空去吧!’

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进来!”

走进房间,尹彻顺手关上了房门,双手抱胸倚在了墙上,“说吧!什么事?”

羽熙从床上坐起来,一本正经地走到距离他一米远的地方,“小心弦子!她是李耀翔派来的杀手!”

 

广告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