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学生叛逆,如何疏导解决问题的方法

2023年1月11日18:44:46青春期学生叛逆,如何疏导解决问题的方法已关闭评论

青春期学生叛逆,如何疏导解决问题的方法(青春期学生叛逆,如何疏导解决问题)

“这就是我们班的班委,一个个跟屈老师一样能说会道!你们爱说什么随便,我就这样,看你们能把我怎么着。”阶梯教室里,小博红着眼睛、表情狰狞地怒吼着。班长小刘静静地站在旁边。我看着小博的样子心想:这把火,我还得继续让他烧!

孩子教育,赡养老人,工作赚钱,身体健康是每一个中年父母肩膀上的四座大山,左养右学教育赖颂强建议每一个家长都要好努力,特别是在教育方面,这是家庭的传承与延续,是家庭教育促进法赋予家长的职责。

这个暴怒的孩子叫小博,他的故事要从初一刚入学时说起。

一、急转直下,叛逆来临

刚入学时,小博就以独特的自我介绍、强大的号召力和活泼幽默的性格成为男生的小领袖。选举班委时,小博被选举为班长,跟另一个班长小刘共同管理班级事务。

小博的领导力很强。开学不久,他就迅速和班级同学打成一片;几天后的教师节,他带领全班同学给了老师们一个惊喜;开学第一周的大扫除,他指挥全班同学把教室打扫得一尘不染,我们班卫生成绩得了A;开学一个月后的年级跳绳比赛,在我不在学校的情况下,他号召全班同学放学后练习,我班在比赛中取得全年级第一名的好成绩。在日常工作中,他认真观察班级问题,及时向老师汇报,和老师商讨解决办法;也会发现班级新问题,及时修订班规,弥补制度缺失。

然而,小博有个非常大的弱点——情绪容易失控,一旦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就容易钻牛角尖——拍桌子,踹椅子,甚至用手砸墙。而不顺心的事情大都来自他的学习成绩。他成绩一般,被老师提问或者叫去办公室时很容易情绪失控。不仅如此,语文复习时,后桌同学吵闹令他心烦气躁,便与对方发生冲突;英语听写不过关时,他泪流满面,怀疑自己智商不足。总而言之,这孩子的脾气一点就着。

初一下学期,小博突然找到我,希望辞去班长职务,原因是自己成绩差,不配做班长。我听了有点儿愕然,再三挽留后他还是坚持己见,我只好答应了。

从那之后,小博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班级所有活动他都不参加。由于他的影响力比较大,他不参加活动严重影响了同学们的积极性。不但如此,小博的纪律情况也变得越来越差。更为糟糕的是,他的成绩并没有因为卸任班长而有所提升,他还经常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训话。然后他则将心中的不满情绪发泄到同学身上。班委对他进行管理,他竟跟班委对着干。班委非常头疼,屡屡向我告状。

二、巧借好友释放、发泄情绪

要想解决小博的问题,就得先让他认识到自身的问题。思来想去,我决定先让他发泄,再开始正式的话题。

周五放学后,我把小博和小刘都叫了过来。作为班长,小刘看到、知道的肯定比我更多,也更能一次性把问题说清楚;而且小刘头脑灵活,稳重踏实,懂得进退。他明白我的意思,于是不加丝毫隐瞒地把小博违反班规的事情说出了至少10件。

果然不出我所料,每一件事情说完,小博的怒火都燃烧得更旺。他跟小刘激烈地争辩着,要么不承认是自己所为,要么就说小刘是故意陷害。等说到第10件的时候,小博已经歇斯底里了。于是,发生了文章开篇那一幕。

我静静地看着小博压抑许久的愤怒喷薄而出,心中既不激动,也不生气。我想:孩子,尽情发泄吧!发泄完了,你就能安静地听我讲话了。过了一会儿,我见时机成熟,对班长说道:“小刘,去把小马叫来!”

小马是女生中和小博关系最好的一个,她在女生中很有威信,也很善解人意。他俩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也有着学医的共同志向。小马的话他应该更能听进去。

小马来了,我问她:“小博这学期的表现,相信你也看到了,能说说感受吗?”小马停顿了几秒后,对小博说:“上学期,我认为你是我们班最具有正能量、最优秀的男生;可这学期,你真的让大家太失望了。”小马说完,小博立马怔住了,原以为好朋友会帮自己说话,可没想到却恰恰相反。

“你之所以如此激动,就是因为你压根不想承认这就是现在的你!”小刘义正词严地补充道。

“是的,小博,他们今天不是来批判你,而是和老师一起来帮你解开心结的。因为我们都发现了你的异样,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帮你重新回到之前的最佳状态。”我语重心长地说道。

此时,小博不说话了,泪水无声地流淌着。我摆摆手,示意小刘和小马离开。教室里只剩下我和小博两个人。现在的我,不需要疾言厉色,而要俯下身子,用情感融化小博心中已经濒临崩塌的冰门。

三、温情融化冰门,打开心扉

“你还记得上学期我跟你第一次聊天吗?就在这个地方,那天我们聊了很多。你说我非常像你小学时喜欢的一位班主任,虽然她只教了你们半学期,但是你却对她最难忘。”我缓缓地说道。

小博静静聆听着。我知道小博对我很尊敬,也很有感情。他在作文中曾多次写到我,他父母也多次告诉我孩子很尊敬我这个班主任。小博重情,他的壳越是坚硬,我就越是应该柔软。

“你做班长的时候那么游刃有余、尽心尽力,还说要把班级打造成年级第一。我知道辞去班长并不是你的真实想法,你能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吗?”我轻轻地问道。

小博擦了擦泪水,开始他的倾诉。原来,小博的父母对他的成绩要求很高,而以他目前的能力根本无法达到,所以他心中非常苦恼。家长还经常拿班长的事情对他进行鞭策,“你看你还是班长呢,考这么点儿分怎么带动班级呀”成了家长的口头禅。而这在他看来却成了一份沉重的压力。此外,寒假期间,一位素不相识的学姐跟他的一番谈话更让他加重了对“成绩不好,就无法上好高中,也就无法上好大学,进而找不到好工作”的恐惧。

种种压力之下,小博索性不做班长了,他想节省时间专心学习。可事与愿违,非但成绩没上去,他在班里也完全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于是,自卑演变成自弃,他开始故意跟班委作对,借此来发泄心中的不满,摆脱迷茫。

原来,这孩子对外界压力过于敏感,导致自己步调混乱、情绪失控、行为叛逆。他的种种叛逆行为,并非真的为了跟老师和同学作对,而是在发出求救信号。然而,我只看到了他的叛逆,而没有读懂他的内心。那一刻,我的心情特别复杂:我为他年龄小却让自己如此“压力山大”而心疼,我为他不分虚实就盲目相信他人、否定自我而生气;我也深深自责:为什么一开始没有真正读懂他的心?

于是,我先帮小博详细分析了他的情况,然后告诉他:“孩子,你非常优秀,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更不要被不实信息带偏了。你的优点那么多,把自己的长处发挥出来,获得成就感和愉悦感,你的状态就会越来越好,甚至弱势科目也会自然跟上来。不要担心,成绩不如意只是一时的,有什么疑惑多跟老师聊聊,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听了我的话,小博的眼睛里终于露出丝丝光芒。

四、亲子沟通,解开心结

“老师,谢谢您这么耐心地开导我!可是父母给我的压力依然很大,您可以帮我跟他们说一下吗?”小博心存顾虑地说。

“你的父母就在校门口等你,他们早就发现了你的异样。这次跟你约谈,我已经提前告诉了他们,他们现在就可以进来。”我微笑着告诉小博。

小博的父母听完小博的倾诉后终于明白了孩子叛逆的根源。他们答应小博以后再也不会强行制定目标。是啊,对父母来说,还有什么能比孩子健康地成长更重要的呢?拔苗助长,出发点虽好,可终究违背了孩子成长的规律。

这时,小博轻声说道:“老师,其实我跟班委作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想知道他们如何管理我们这些不服管理的学生,这个班级我能不能放心放手……事实证明,小刘他们都很认真负责,但是方法上我觉得我可能更多一些。如果可以,我还想帮您管理班级。”

听了这番话,我心头一震:在他看似叛逆的行为背后,竟然有这样一份初心,而且如此纯真!可我只看到了他表面的叛逆,却没读懂他真实的内心。我赶紧鼓励道:“好的,从现在开始你要放宽心,多跟老师交流、多提问,把成绩提上来,重新树立自己的形象,多给班级带来正能量。老师相信,那一天不会太远的!”“嗯,我一定会努力的!”小博说道。

在送走小博和他的父母后,我看了看手表,从开始沟通到现在已经将近四个小时。尽管如此,我的心中依然欢畅。

此后,小博的叛逆行为少了很多,也越来越多地帮助我管理班级。在谈话后一个月的期中考试中,小博的成绩进入年级前列,这让他激动不已。在谈话后的两个月,我特意让小博负责班级值周工作,他不负众望,把值周岗位安排得妥妥当当,宁可饿肚子也要按时到岗监督。直到学期结束,小博积极为班级公众号撰稿,发表了多篇佳作,成绩也稳步上升。尽管他的叛逆行为并没有彻底消除,依然有管不住自己的时候,可谁在青春期没有一点儿叛逆呢?

事后,我也进行了深刻反思。首先,在小博请辞班长时,我没有深入了解他的潜在需求,如果当时能先观察、了解再做决定,结果或许会大相径庭。其次,班主任要练就读懂孩子心理需求的能力。叛逆行为可能是孩子寻求帮助的表现,我们要及时发现并读懂孩子的心。再次,与小博的谈话让我更加坚信,对待青春期的孩子,唯有俯下身子、亲和沟通,才会事半功倍。我相信,面对青春期叛逆,当我们读懂孩子内心的那一刻,就是赢得孩子的爱和尊重的时刻!

 

广告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