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志远:一棵好邻居

2022年6月8日06:57:48潘志远:一棵好邻居已关闭评论

潘志远:一棵好邻居潘志远:一棵好邻居潘志远:一棵好邻居

一棵好邻居

潘志远:一棵好邻居

潘志远

我有一棵好邻居,那是一棵桦树,普普通通的桦树。它没有高贵的出身,没有特别的经历,平平淡淡生,平平淡淡去。

它站在我家老屋的窗前,站在我房间与一座老祠堂的拐角处。早晨醒来,揉开睡眼,我看到它青色的影子;夜晚躺在床上,展转反侧,淡淡月光,又勾画着它的影子,凑近我的窗洞,像无声的安抚,又像静寂的守侯。

从老屋新接厨房的门里走出来,正好撞见桦树,它有很匀称的身段,在一人高的地方,是一个三角杈,像一个托举的摇篮,仿佛特意为我准备好的,搁在那;我稍蹦一下,便可以揪住桦树的臂膀爬上去,仰卧在里面,享受它赐予的安眠。而它浓密的树冠,总有些疏漏,投下一枚两枚阳光,硬币般塞在我手上,满足我一个少年的欢喜,也圆着我一个少年虚渺的梦。夏天,顶端树梢上,则会系着蝉歌,顺着蝉歌,让目光爬上去,在最高的一枝觅到蝉透明的羽翼,振动歌唱的频率,像两片白键,夹着一片黑键,组成滑动的音阶,由高到低,由低到高,变换着旋律。

树下是一个大大的菜园,各种菜蔬你青我绿,你花我果,默默较着劲。一园被泥墙围着的喜悦,蜂蝶知道,逾墙而来,有些猴急;菜园的主人知道,吱呀一声打开篱门,拎来采撷。我夹杂其中,捧一本两本书,钻进菜园,爬上桦树,躲在桦树怀里静读。那份惬意比坐在椅子上,卧在枕头上,来得更舒适,更醇厚。读到得意时,树阴里漏下书声,惊动菜园里采瓜摘菜的目光,一声这孩子,送来嗔怪,也送来仰慕。

后来菜园荒废,桦树幽僻的环境二维开放,更多的孩子到树下玩耍,邻居们也搬来自家小凳,聚集在桦树圆圆的阴凉里,摘菜剥豆,做针线,拉家常。桦树每天极有耐心地听着,东家长西家短,听到高兴处,动情处,整个身子就会借着风力,哗哗作响,我疑心那是它忍俊不禁的笑声。

有时,我从外面回来,远远看见它站在我厨房边,像一个很知趣,又特别怕打搅别人的邻居,只串门到你家门口,任凭你再怎么邀请,也不往前挪一步,它就一直站在那听你唠嗑。

我不知道我的父辈,什么时候给过它栽培,即使有,也是偶然,也很简单,也就是几锹土的事。可桦树是善于铭恩的,它懂得庇护。春天它用它的桦籽,让乡下孩子沾满脸胡须满脸豆豆,享受玩恶作剧的欢喜;秋天它用它的落叶,一畚箕一畚箕的塞进农家灶洞,煮香了米饭,煮香了菜蔬。有时更忍着疼痛,献出一捆两捆干枝,让你锅底燃着持久的烈火,熬一锅米糖,甜蜜农家的冬闲的日子。

好邻居桦树,站在我的屋边,我曾托它照看过老牛,老牛的角不时蹭破它的肌肤,它默默忍受着,不诉一声苦。它立在那数年如一日,为我家土墙抵挡暴雨,为我家窗户遮掩寒风,为我家屋顶分担积雪,能多一点就多一点,总是尽最大能耐,从不夸耀,不言半句回报。

好桦树邻居,我知道它的根基,它懂得我的性情,我们和和睦睦相处,实实在在守望,在同一片天空下,迎来送往一段清贫的岁月。

桦树好邻居,它是我的近亲,是我心灵的挚友,我和它相处了整整十年。

十年后,是江城那本迷人的书,是人生那本厚重的书,让我别它而去。不想一去,就是永诀。

桦树,桦树,我的一棵好邻居!

作者简介

潘志远:一棵好邻居

潘志远,安徽宣城人。作品散见《文苑》《青春美文》《青年博览》《辽河》《作文新天地》等,收入《被照亮的世界》《中国网络文学精品年选》《中国人文地理散文精选集》,获行走天下全国美文大赛三等奖,出版诗文集《鸟鸣是一种修辞》《心灵的风景》《槐花正和衣而眠》。参加第十四届全国散文诗笔会,中国好散文诗主持人之一。

潘志远:一棵好邻居

名家专辑持续更新内容

在后台回复作家名字或首页查找,即可阅读

北乔|毕飞宇|班宇|残雪|曹文轩|陈崇正|陈集益|陈忠实|池莉|迟子建|甫跃辉|格非|海男|韩少功|贾平凹|老舍|李国彬|李洱|李敬泽|李娟|李佩甫|李一鸣|梁鸿鹰|林那北|林森|刘庆邦|刘琼|刘汀|刘醒龙|鲁敏|路内|莫言|穆涛|南帆|邱华栋|三毛|沈从文|石一枫|史铁生|苏童|双雪涛|铁凝|汪曾祺|王安忆|王朔|王小波|文清丽|吴义勤|徐可|徐则臣|严歌苓|阎晶明|阎连科|杨海蒂|杨建英|杨庆祥|杨献平|弋舟|易清华|余华|张爱玲|张承志|张国领|张清华|赵燕飞

波德莱尔|博尔赫斯|茨威格|川端康成|村上春树|大江健三郎|杜拉斯|福克纳|海明威|汉德克|加缪|芥川龙之介|卡尔维诺|卡佛|卡夫卡|科塔萨尔|库切|莱辛|马尔克斯|麦克尤恩|门罗|纳博科夫|奈保尔|欧·亨利|石黑一雄

潘志远:一棵好邻居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